【一八/佛八】隔墙有鬼 07

看名字就知道什么故事啦,现代捉鬼AU,前后跨度大概有30年,尽量不坑。

设定来自于张影帝的陀地驱魔人。
OOC,OOC,OOC。

前文地址: 01 02 03 04 05 06

 

07.

 

这还只是一个开始,从此之后,张启山发现每当他渡一次鬼魂,或者是让他们上一次身的时候,都会有一小撮头发变白,他试着去理发店把头发染回来,然而没有用,到第二天的时候仍会变回来,齐铁嘴担心是他不该用的能力用多了,害怕除了这个以外还会有别的副作用,想让他从此以后不再管这些事情,但是张启山决不答应,事实证明,除了头发变白之外,几乎不会有别的不适。

 

张启山为了不让它看起来有白有黑那么奇怪的,干脆全部染成了白色,走在街上回头率都高了不少。还别说,效果还不错,本来就对他功力深信不疑的几个父老乡亲们更相信他是天仙下凡消灾解难的了。张启山辍学之后,一直在帮人驱驱脏东西,或者是帮人带话,偶尔用点小手段压榨一下为富不仁的人,再加上父母去世的时候留下了一份不算少的财产,单身一个人的日子过得绰绰有余,还有滋有味的。

 

而那名鬼差口中所说要降世之人,竟然生生等了两年才有了新的动静,她出生的时候是个下着大雪的夜里,张启山开着空调睡在电视机前面,朦朦胧胧之际又被齐铁嘴喊醒,他揉揉眼睛,困倦的打了哈欠,对于被从睡梦中吵醒这件事张启山已经很淡定了,最初几次还颇有言辞,时间一长连缓冲时间都不需要了:“怎么了?”

 

“带你见识个人。”齐铁嘴神秘兮兮的说道,也不等他回复就往房子外面飘去,张启山连脾气都没地方发,只得认命,幸好他还没打算睡觉,衣服都没有换,这会儿一边穿上长风衣一边带上门跌跌撞撞的闯入雪地中:“慢点老八。”他有点生气地喊道,“我又不会飞。”

 

鬼魂不知道温度,即使这么飘着鹅毛大雪的夜色里,齐铁嘴还是和从前一样薄薄的长衫,他转过脸来,嘿嘿一笑。张启山一看到那颗小虎牙,立马没了脾气。

 

他们闯入医院的时候,还没有接生完毕,手术室的房门紧紧地闭着,有个二十来岁身高瘦长的男子在门口走来走去,有些烦躁的挠着脑袋,不用问,肯定是孩子的父亲没错了。张启山在门口来了个急刹车,差点和那名男子撞上,那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却也没有说话。他刹闸了,齐铁嘴可没有,他轻盈的飘过那扇大门,过了没两秒又飘了回来,神色纳闷道:“你怎么不进去?”

 

张启山跑得气喘吁吁的,只得半蹲在地上用一只手撑住膝头,他喘着粗气抬起头来,从牙齿里恶狠狠的挤出一声:“你看我进得去吗?”那男人听到动静,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见这名白发男子冲着空气说话,心里更是纳闷了,他往一边走了走,离张启山远了点。齐铁嘴恍然大悟,又拍了一下脑门,“嗨,看我这记性,把你是个人给忘了。”

 

张启山嘴角抽动了半天,脸色不太好看,他不是人还能是什么,但齐铁嘴不太为这件事困扰,他没等他回答,又兀自的打算钻进去:“女人生孩子,你也要进去?”张启山实在不知道这鬼想什么,生怕他进去看到什么不该看到的场面。齐铁嘴这才反应过来,这道门里面就是生产房,和几十年前的景象完全不同。

 

那名焦躁的走来走去的男人听到他说有人要进去,当下心惊的抬起头来,左顾右盼了一会儿,什么都没看到,这才嘟囔了一句“神经病”又坐了下来。张启山也不是第一次遇见这种情况了,他没在意,坐在一条长椅上的另一边。

 

他俩在产房门口等了半晌儿,听到里面传来孩子的啼哭也不太好意思钻进去看,只得又等了几个小时,等到一切手续都做完,他们把孩子放在了婴儿房,瘦长的男人去陪自己的老婆了,齐铁嘴飞快的钻进玻璃房里,浮在半空中往下看去,张启山进不去,也不太感兴趣,只得隔着玻璃等着他。

 

也不知道齐铁嘴干了什么,他一进去,屋子里所有的孩子都被吸引住了目光,过了没两秒,都开始大哭起来,好家伙,哭声几重奏似的,隔着玻璃都能听到。张启山捂住耳朵,让他解决几个小鬼还可以,让几个“小鬼”静下来就没那么容易了。他隔着玻璃,对齐铁嘴横眉冷对道:“你在干什么,别惹这些小祖宗了,出来。”

 

齐铁嘴也很无奈,他没有这么可怕吧,他张开双手,在婴儿房里面转了两圈,示意自己也无能为力。在众多小朋友里面,只有一个人没有哭,她还不能睁开眼睛,但是脑袋敏锐的对准了齐铁嘴的方向,两只小手攥成拳头,大概是她太与众不同了,张启山也忍不住看了几眼——就是齐铁嘴想过来看的那个孩子,如果仔细看的话,如果这真的成立的话,张启山会觉得——她在笑。

 

他打了寒颤,背后有人猛的拍了他一下,他转过头去,是个护士,她皱着眉看着他贴在玻璃上的动作,不怎么高兴的问道:“喂,你在这干嘛。”张启山当下有点尴尬,一个大老爷们,紧紧地贴在婴儿房的玻璃上,怎么看都有点奇怪,他还在想是不是应该说看女儿,那小护士忽然带了点笑意道:“女朋友要从小抓起?”

 

张启山一脸懵逼,就在这个时候,有人奇怪的问道:“怎么又是你?”他回过头去,不是别人,正是那小鬼的老爸,他看着张启山,面色不太愉快,大概把他当做了什么变态。齐铁嘴看到门外的情况,早就飘了出来,这会儿站在男人的背后张嘴,替他出着主意,张启山皱着眉,一面看着他的口型,一面不太好意思的看着那位年轻的父亲:“呃……我夜观,夜观星相,看到有一抹粉红,粉色的光坠入了……”什么鬼,他刚学两句话,心里就明白不好,他瞪了一眼齐铁嘴,已经说出口的话没办法吞下去了,只得跟着他说了一遍剩下的。

 

“坠入医院,我料想肯定有个不同凡响的人要出世了,过来……过来看一下。”他憋得满脸通红,再加上一头白发,颜色简直奇异。却也不知道那位年轻的父亲怎么想的,拉开门问道:“想进来看看吗?”

 

张启山:????? 

 

也不知道自己这蹩脚的谎话怎么打动对方了,也可能是这副白头发太有欺骗性了,那男子本来就对神鬼之事很是敬畏,再加上齐铁嘴悄悄做了个小手脚,用手指在空中轻轻拨了拨,医院封闭式的长廊里竟然起了一点小风,仅仅吹动了张启山这一头白发而已。那人要去看看自己的小公主,正巧了,邀着张启山也进去看一看。张启山本来对这鬼差的什么人不太感兴趣,但是也至此,只得跟着进去了。

 

小姑娘才出生不到几个时辰,眉眼都没打开,皱成了一团,不管投胎之前又多好看,反正现在都没有多好看。但不知道为什么,她不光能感知到齐铁嘴,也能感知到她,她笑盈盈的把脑袋对准张启山,别说,还挺吓人的,也不知道小孩父亲怎么得出的结论——“她很喜欢你。”

 

齐铁嘴怕那些小孩子再哭起来,索性没有进门,只隔着窗户也带着点笑意看着那个女婴。

 

张启山叹了一口气把手随意的打在了婴儿床的栏杆上——他忽然颤抖了一下,紧接着一股电流从脊椎窜上,他对这个感觉很熟悉,在他有需要的时候这一招通常能看到鬼魂死之前的几个镜头,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出生的小孩子,灵魂还没有完全和肉体切合,他竟然恍惚之中又看到了几个片断。

 

一名身穿粉色长袍的男子站在自己的面前,看模样应该就是几年之前见到的那个鬼拆,眼神悲切、眼中带泪,第一视角伸出去一只手,抚摸了一下他的脸颊:“丫头不怕,二爷去哪,丫头就去哪。”紧接着,镜头一晃,那名男子又站在了门口,看景象,这名女子应该是躺在床上,她喘着气,有点艰难的说道:“去吧,二爷,和他们一起。”第三个镜头很熟悉,门口跑来一个人,正是真真实实站在地面上的齐铁嘴,不再是绿油油的鬼影了,他气喘吁吁的跑过来,红色的围巾在风力扬起一个小弧度,喘着气道:“二爷,计划可能有变。”

 

他还想在看,没想到所有的画面都已经消失了。张启山低下头去,正看见女婴的手刚刚不小心隔着栏杆和她放在了一起,她睁着嘴面朝他的方向,整个人显得很温柔。张启山再欲尝试,连续试了几次眼前都没再出现幻想了,“你……”他恍惚的出声,却想起自己面前不过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婴儿,只得作罢。他索性大步走出门去,走到齐铁嘴跟前,低声问道:“你们认识?”

 

齐铁嘴往前一飘,乐呵呵的答道:“嗨,哪个人没几个老朋友呢,是吧。”

 

张启山快步去追他,却也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快速飘入了雪中,他只得小跑了起来,正是夜里,出了医院拐入了一道没怎么有人影的小巷,地上的积雪厚厚一层,却因为没什么人,显得干干净净的。张启山跟着他走过小巷,雪地里却只有一个人的脚印。他走了过去,不知道为什么,又踩着自己的脚印倒退回来,又踩着自己的脚印过去,齐铁嘴看着他这一连串动作,笑道:“唉,别说,长沙这雪啊,也不是年年都下的,我也想踩上两脚了。”

 

他慢悠悠的飘向不远处的路灯,带点调侃意味的说道:“老朋友啊,都散了吧。”

 

张启山心里一愣,忽然想起来,他从未问过齐铁嘴是怎么死的。


-TBC-

评论(6)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