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佛八】隔墙有鬼 06

看名字就知道什么故事啦,现代捉鬼AU,前后跨度大概有30年,尽量不坑。

设定来自于张影帝的陀地驱魔人。
OOC,OOC,OOC。

前文地址: 01 02 03 04 05

文中所有设定,除了借鉴于一部分陀地驱魔人,其它都是胡扯,不要信[也没有会信的啦。

06.

 

“得得得,你一个鬼魂,还有怕人的道理不成?随便用点小手段都够他受的了。”张启山盯着陈皮看的工夫,大杨哭得更是撕心裂肺了,齐铁嘴听得头疼,只得自己出口帮助。大杨愣了一下,转过头来,这才发现旁边还飘着一个同类,立马眉开眼笑道:“唉呀,这位大神一定是和启山常常说话的那个吧。”他见张启山用小手段驱过几次不干不净的东西,其中经常抬起头来冲一边神神叨叨的说点什么,他心眼活,立马判断出来眼前穿者大褂带着围巾的人不是什么普通小鬼,“怎么称呼啊。”

 

“喊我八爷就行了。”齐铁嘴也不客气,有便宜就占,他把大杨扯到一边,仔仔细细的说上了一段可以使用的小手段。

 

张启山笔直的站在原地,还是看着不远处朝自己走过来的人。那人走近的时候摘掉了墨镜,很夸张的冲他张开了手臂:“您一定就是张大师了!”张启山嫌弃的撇撇嘴,不动声色地躲过去那个拥抱,陈皮也不觉得尴尬,他将墨警放在手里反复把玩着,脸上还带着笑意。他看上去还要比张启山小上一两岁,不过是个小少年,但是散发出来的气势却没那么简单了,他不好对付,张启山一眼就能判断出来。

 

“张大师大驾光临,一定是有事找我们家老爷子是不是。”陈皮笑眯眯的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又说道:“不过嘛,老杨现在已经不在了。”他看了一眼两边低着头站立的保镖,继续笑道,“看样你也知道了,虽然老杨不在了,有什么事情你来找我,也是一样的。”

 

张启山刚想要开口,却没想到陈皮还没说完,他还在摆弄着手中的东西,表情十分欠揍:“但这话说到前头了,张大师,我们老杨相信这些神神叨叨的东西,我可不信,你要是有本事,就把我们老杨叫出来给我看看,我两三天没见他了,还怪想的。”

 

“你!”那边的张启山还没来得及说话,老杨已经气得不行了,就要往这边冲过来,被齐铁嘴从后面抱了个满怀,“唉呀年轻人不要这么急燥嘛,我们看看形势再说。”他好说歹说才把老杨的情绪缓和了下来,松开手,飘到陈皮面前,忽然轻轻地吹了一口气。这光天化日之下,忽然刮起了一阵大风,吹得陈皮睁不开眼睛,他用手放在面上挡了一下,声音有点虚:“你!”

 

但他毕竟是多年摸爬滚打出来的,很快的就平缓了情绪,他冷声道:“哟,这青天白日的怎么还刮起风来了。”

 

张启山轻笑一声:“老杨问你好。”

 

陈皮也不恼,但好歹是卖了他这个面子,听他说完要找的人的面貌之后,就打了个电话吩咐出去了。这片区域就这么大点地方,平日里还都是这一方势力管辖的,竟然很快就找到了那名女子死之前回忆里出现的人。是个刚死不到一个星期的老头,平常住在东边长街的尽头,很是孤僻,没什么来往,经过查证有子女,但是奇怪的是,周围的邻居都说从没见过第二个人进入他的房子。前段时间因为疾病去世,也没人知晓,直到尸体都发臭了,邻居闻到异味让物业来处理,才发现老爷子死去的尸体。

 

齐铁嘴听完,眼睛都直了:“嗨,别说他,换了是我,死在自己地盘四五天都没人知道,我也得化作厉鬼。”

 

张启山嘴角带笑,看了一眼他:“你现在不是?”

 

“嘿你这小孩儿,我和厉鬼能一样吗,那厉鬼啊一个个都没有心智没有智商的,满脑子就是复仇。”他气得在空中一瞪眼睛,手里还拿着一把没有打开的扇子,指了指张启山,他炸毛的样子着实好笑,张启山费了不少劲儿才憋住笑意,独自一个人往目的地走去。他进那间房子之前,按照齐铁嘴的吩咐准备了一只活鸡和一把桃木剑插在身后。桃木剑是死的,还不难准备,这鸡就不一样了。

 

杀了它只留鸡血吧也不好意思,毕竟他和菜市场的小哥说好了,这鸡只是拿来一用,完完整整的会还过去,结果抱在怀里还生了不少事端。鸡嘴狠啄了他一口,喔喔叫着扑闪着翅膀艰难的往前面滑行,张启山没有注意,疼得半天没缓过来,等他回过神来,那鸡已经跑出去老远了,齐铁嘴跟着公鸡在飘:“你还愣着干什么,抓鸡呀。”

 

张启山没办法,只得卷起裤子往前面跑,那鸡仿佛有灵性似的,专门等他下手的时候往前面一扑,他鸡没抓到,反而摔了个狗啃泥,齐铁嘴笑的前俯后仰的,正遇上这段路有小孩子回家,一群小家伙也聚集在一起指着一人一鸡嘲笑了半天。张启山心里来气,冲他没好气地吼了一句:“闭嘴!”

 

齐铁嘴没吓着,那边的小孩子吓得往后一缩,不敢笑了。

 

张启山没法拿齐铁嘴出气,只得那手中的公鸡出气,他看好时机,猛地将它抓在手里,因为害怕它逃跑,用了很大的力气,疼得它扑闪着翅膀扯着嗓子嚎,张启山冷笑一声:“叫吧,没有人会来救你。”

 

那间屋子没有落锁,轻轻一推就可以推开,屋子里黑漆漆的,还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张启山把鸡扔了进去,关上门等了一会儿,果然,那只鸡独自在里面不知道受了什么惊吓,喔喔喔叫了好久,张启山等到它没有力气再叫得时候推门冲了进去。那只鸡奄奄一息的趴在地板上,鬼也好不到哪去,他飘在角落,身体比一般的鬼魂都要黯淡几分,但是眉心有一抹红,仿佛火焰一样,跳跃在半空中。他抬起头来,冲着齐铁嘴冷笑一声,几乎是一转眼,就来到了他的面前。

 

“退后!”齐铁嘴大喊了一声,迅速作出了反应,他用手在空中一攥,紧紧地攥住那团火焰,那老头果然气势就弱了几分,凄厉的叫了一声,但那火焰仿佛烫手似的,齐铁嘴没有握多久,就被迫收回了手。他退到一边,那老头仿佛对他有什么顾忌似的,没有注意他,直直的冲张启山而来,张启山早有准备,手中握着剑,鬼魂扯开嘴角,露出森森的牙齿,可能是因为死前遭受过病痛折磨得缘故,他的面容很憔悴,五官都有些扭曲。

 

齐铁嘴绕道他背后,忽然又伸出手去,那鬼魂做好准备,迅速的回了神,齐铁嘴给了他一个眼神,张启山一跃而起,那把剑稳稳的插入火苗之中。

 

绿莹莹的鬼魂在空中晃了一晃,身体逐渐的消散开来,没过多久,却又重新聚合起来,张启山显然没有料到这个后果,他愣了一下,问道::“什么情况?”

 

齐铁嘴到看起来很淡定:“他的所有怨气都隐在那个火苗里,你这一剑,不过是破坏了火苗,让他没什么杀伤力罢了。就这,还算不上厉鬼,真正的厉鬼哪有把所有怨气锁在一个地方让你去戳的呀。”他朝老头努努嘴,张启山定睛一看,果不其然,那颗燃烧的火苗已经不见了,他看起来痴痴傻傻的,仿佛没有神智一样。

 

张启山到这个时候才知道,厉鬼是没有办法靠人类驱除的,解决的办法要么人类无法做到,要么就是解决他的心理问题,敢情做个驱魔师还要修个心理学阿。在齐铁嘴的帮助下,他们终于找到了那名女子死亡的原因,这名老头死了之后,不知为何躲避了鬼差,终日一个人在街上乱晃,他心里惦记着子女的不孝,却又不想真的找他们报仇,也没有办法去投胎,也是那个大姐点背,某日在家里责备瘫痪在床的老父亲尿湿了被子,被他听见了个正着。他本来只是想教训一下她所以在门前丢了几个小动物的,没有想到那名女子还把这事归在老父亲带来晦气上,他就下了手。如果不是被齐铁嘴和张启山阻拦了,恐怕张大宝就是下一个。

 

张启山在齐铁嘴的指导下,替他作了一系列的超度法事,当然,顺便将张大宝的妻子也给超度了,被吓得还没有缓过神来的女人见到老爷子,立马转身就跑,话都说不清楚,只有大声喊叫,被齐铁嘴抓过来,老老实实的按在圆心里了。只有超度当然是不够了,张启山费了点劲儿从美国喊来了老人的子女,这场法事的费用都是他们出的,才多多少少起了点作用。老头子到了最后时刻终于回复了一点神智,目光中带着泪水,一动不动的看着哭得呜呜滔滔的子女。

 

张启山懒得看这种煽情场面,干脆在一旁无聊的玩手机,等到这一场法事到了尾声,角落里蓦然出现了一个人,朝这个方向盈盈的走了过来,他眼角带笑,穿了一身红衣,离了好远就和齐铁嘴打招呼:“老八。”

 

齐铁嘴正盯着火炉里冉冉飘起来的烟气发呆,听到声音赶紧把盘在一起的双腿放了下来,也往前走了几步:“哟,二爷,好久不见。”二月红地府里的事情很是繁忙,根本不觉得犹太就没见,他笑笑,冲他点了点头:“也只有你成了鬼之后,还天天想着替别人超度的。”

 

齐铁嘴摸了摸脑袋,嘿嘿的笑了。张启山见到屋子里蓦然走过来另一个人,自然很是惊讶,他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却也留了个心眼,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对方,他气质和一般的鬼魂不太一样,没有绿色的光,却好像隐隐的笼了一层白似的,他还没有说话,对方就走到了他面前,冲他笑笑:“你能看见我了。”

 

他反应过来,这就是当初带他父母走的鬼差,他略一迟疑,问道:“我父母怎么样了?投胎没?”

 

二月红不回答,反而带着笑模棱两可的说道:“想知道?想知道你自己来看。”

 

还是齐铁嘴有些受不了,推着二月红赶紧把两个灵魂收走,对方一届鬼差被他推攘着也不说话,还是一副好脾气的样子,他轻声说道:“真是越来越像了。”张启山一直在注意着这边的动静,听到这话,更是有些好奇。

 

齐铁嘴推着他,不耐烦地说道:“得得得,二爷,阳间不是你久留的地方,快走快走。”

 

二月红被他逗笑了,用红绳拴了两个灵魂,转身,走之前忽然想到了什么,又转了过来,他皱着眉,说到:“老八,丫头的时间快到了,你……你帮我注意着点可好?”他轻声细语的,眉眼温柔,仿佛在诉说一个许久不见的老情人,换了一个小姑娘,肯定早就被他眉眼之间这股气给苏化了,齐铁嘴点点头,挥挥手让他赶紧走。

 

张启山解决完这第一个真正意义上驱鬼的案子,长舒了一口气,他累得回去之后倒头就睡,却没想到睡到一半又被齐铁嘴喊醒了,他不太高兴的坐起来,问道:“怎么了。”

 

齐铁嘴盯着他的脑袋看了半天:“头发。”

 

张启山打了个哈欠,摸索着坐起身来,又下床开灯顺便拿个镜子照了照,这一照,他也愣了。前面的刘海不知什么时候挑染了一撮,猛地一看还挺时尚的,他侧着头看了半天,又用手搓了搓。是他的头发,不掉色。


-TBC-

越写越长,崩溃了,为了不太长,故事不会写的太详细,又加入了几条线。不过大概只会出现二丫、副四几个人,其它的不会再出场了。


评论(4)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