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佛八】隔墙有鬼 05

看名字就知道什么故事啦,现代捉鬼AU,前后跨度大概有30年,尽量不坑。

设定来自于张影帝的陀地驱魔人。
OOC,OOC,OOC。

前文地址: 01 02 03 04

越写越长,令人心碎,不过没事,就当自娱自乐了。


 

05.

 

张启山高中毕业之后,说什么都不肯再继续上学了。能劝他的人只有一个齐铁嘴,有机会劝他的人也只有一个齐铁嘴,结果他说什么都不肯了,说是要为民除害,一心驱鬼,把齐铁嘴起了个够呛,只得说了一句“得嘞”之后飘走了,两三天之内都没有再露面。

 

张启山一开始解决的案件都十分简单,要么就是帮死去人的亲属给死者灵魂捎捎话,要么就是一些很容易就被吓倒的鬼——他们大多数只做一些小小的恶作剧,比如说莫名其妙的把门吹开什么的,被张启山一吓唬,就跑得没影了。再厉害点的,也不过就是上上身或者让生人做做噩梦,如果张启山解决不了,齐铁嘴一般亲自过来和这些小鬼谈谈心——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嘴炮拯救世界。

 

张启山第一个真正意义上解决的案子——能记入史册的那种,是个连环伤人案,那个时候他二十出头,刚刚在这一片的街区有点名头,说是有个姓张的小年轻懂点小法术,能帮人和死去的亲戚说点话。那人闯进来的时候,张启山正坐在沙发上和齐铁嘴一起看着电影,电影放的是一个关于人鬼情未了的故事,到了最后,女鬼灰飞烟灭,男主角失声痛哭,千篇一律,又不吓人,张启山看的很没意思。

 

倒是飘在空中的齐铁嘴很有感触地样子,女主角凭借着最后一口气附在别人身上和男主接吻的时候,还倒抽了一口气,听声音还呜呜咽咽的,张启山叹了口气,从茶几上抽出一张纸来,抵到空中:“哎,老八,你也是一百来岁的人了,不要这么多愁善感的。”盘腿坐在空中的齐铁嘴回过头来,瞪了他一眼,又瞪了一眼他手中的抽纸,就那么一眼,他手中的纸巾忽然碎成了碎片,从指缝中洋洋洒洒的落了下来。

 

张启山叹了一口气,懒洋洋的说道:“还要我扫。”

 

齐铁嘴毫不在意,聚精会神地看着电影,电影到了结束之前,插入了一大段灰色镜头的回忆杀,齐铁嘴那是百感交集的,感动得张启山都开始怀疑人生了——是不是做鬼时间越长,越容易多愁善感?不然那些上了念头的厉鬼怎么老拿着那么点芝麻大小的事过不去呢,他再一想,齐铁嘴这么感动,说不定心里也藏了一个感动中国的爱情故事,不行,这得说出来,不然万一憋坏了,也去报复社会了怎么办。

 

张启山八卦的问道:“老八,你有没有个人鬼情未了的对象?”

 

齐铁嘴听到这话,微微一愣,转过头来望了他一眼,躲在眼镜片后面的眼睛半是不解,半是别的说不出来的情绪,张启山心里一沉,嘀咕着可别是自己说准了吧,他连忙补充道:“赶紧说出来,说不定大妈现在还活着,我还能帮你圆圆心愿。”他努力示好,打算补救一下。

 

齐铁嘴冷哼一声:“活到现在,可得一百多岁了吧。”

 

这倒是。张启山还没来得及接话,门口忽然传来了“嘭嘭嘭”的敲门声,声音很急,估计是什么要紧事,张启山一个鲤鱼打挺从沙发上起来,过去开门。门口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男人,他记得满头大汗,一边用手擦着汗一边敲着门,见到有人开门,面上一喜:“你好你好,我想问一下,张大师住在这里吗?”

 

张大师?张启山奇怪的看了一眼身后的齐铁嘴,齐铁嘴也摇摇头,示意自己不知道这人是谁,他思考了一下措辞,回答道:“不好意思,我不太清楚你在说谁。”他正遇关上门,没想到门口的人赶紧用双手死死的拽住门边,愣是把一颗大脑袋挤了进来,张启山怕伤到人,只能停住手里面的动作。

 

“张启山,张启山张大师阿!”来人有些歇斯底里的说道,额头上豆大的汗珠花落了下来,张启山一愣,确认对方是在说自己,只得把门打开,有点无奈的说道:“我就是,有事吗?”

 

中年男子也愣住了,他停住手上擦汗的动作,从头到尾打量了他好几次,始终不怎么相信面前这个穿着白色工字背心,面容有些清秀的帅哥就是街头巷闻里会点法术的张大师,但别人给的地址是这个没错,他只得硬着头皮说道:“张大师,我想请您来帮个忙。”

 

张启山回头看了一眼齐铁嘴,齐铁嘴点点头,他就开开门,让对方进来。

 

中年男子叫张大宝,他来这里是因为家里发生了一件怪事,这两天家里的东西总是莫名其妙的丢失,到了夜里,院子里总有怪声音,他跑出去吧,又什么都看不见,一次两次还以为是邻居家的猫咪,次数一多就觉得不太对劲了。前几天早上打开门,还看见门口丢了一只死老鼠,一开始还没在意,结果到了第二天变成了一只死仓鼠,他以为是谁的恶作剧,媳妇出来破口大骂了几句,也就不了了之了。结果第三天,门口又出现了一只死猫,第四天,是一只死狗。

 

到了第五天,张大宝一推开门,就愣了,门口赫然躺着的是自己的媳妇。他吓得赶紧打急救电话,但是救护车到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她大睁着眼睛,表情很惊恐,医生说死于心肌梗塞,可他却是不知道自己媳妇大半夜的干嘛偷偷跑出去。

 

“再说了,俺媳妇也没有心肌梗塞这毛病呀。”张大宝急得满头是汗,将张启山递过来的水一饮而尽,紧张得躲着脚。

 

“问问他怎么找上来的。”齐铁嘴提醒道,张启山也就重复了一遍,张大宝吞了吞口水,说到:“这不,俺对门说俺一定是惹到什么了,觉得晦气,给俺推荐了一下大师你。”他面上带着奉承的笑容,“我这不想,找大师好好看一看嘛,我媳妇死了之后,我还是能听到怪声音,本来门口已经没有死的东西了,但今天早上出门一看,又有一条死老鼠。”

 

张启山点点头,看了一眼上面的齐铁嘴,齐铁嘴还没等他说话,就赞同道:“应该是有不干净的东西。”他当下准备了准备,立马跟着上了门。

 

他一走进那间房间,就察觉到了有什么不对劲的了,他抽了抽鼻子,问道:“你闻到了吗?”张大宝有点愣,摸了摸脑袋,“什么?”他起眉来,不快的看了他一眼,“我没和你说话。”张大宝吓了一跳,这间房间就他一个人,不是和他说话还是和谁说话?但他还算懂脸色,没敢出声询问。

 

齐铁嘴点点头:“我去找找她。”

 

张启山也不客气,跷着二郎腿在客厅坐着吃着等他回来,齐铁嘴没用多少劲儿就回来了,她身后还跟着一个懵懵懂懂的女人,四是来岁的样子,有点发福,跟在他后面被他拉着,一动不动。张启山皱了皱眉头:“傻的?”张大宝缩了缩脖子,知道他不是在和自己说话,干脆没有出声。

 

“应该不是心肌梗塞,使被吓死了。这会儿神智还没找回来。”齐铁嘴回答道,又补充了一下:“但他家里不是他一个人,西北角的房间里躺着一个老爷子,瘫痪的,我看时日已经不多了,不过应该和这事儿没关系。”

 

张启山点点头,问道:“你家除了你还有另外一个人?”这话很显然是对着他说的了,张大宝缩着脖子,又擦了擦汗:“是,还有我爹,不过他又聋又哑又瘫,所以基本一个人在房间里。”

 

张启山这下有点束手无策了,家里就这么一个鬼魂,还不能说话,闹事的又不是这个鬼魂,他求救的看了一眼齐铁嘴,后者叹了一口气,冲他伸伸手:“来,教你一招。”张启山跟着他伸出手来,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也没有十分担心。

 

“握上她的手。”齐铁嘴吩咐道,张启山奇怪的皱了皱眉:“我碰不到她。”

 

“哎哟,我说能碰上,还有碰不上的事情吗。”

 

张启山没有办法,只得照做,却没想到,这一招很有用,他掌心触碰到女鬼的手指的时候,一股电流通过身体,他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仿佛被点到似的,没忍住腿肚子一软,摔在了地板上。张大宝看他这样,猛地站起身来,却又因为害怕没敢伸手扶他。他最先感觉到的就是疼,仿佛有一颗烟花在脑海里爆炸一样,紧接着,无数个难以抓住的信息从脑海里一闪而过,然后是冷,接着是齐铁嘴的声音,他听起来很温柔:“你别害怕啊,你找找。”

 

找什么?张启山觉得很奇怪,但是下一秒他就知道了,他找到了这个女鬼死之前的记忆,黑暗里飘过来了一个绿油油的人影,看样上了点年纪,表情很凶狠,他狞笑着,朝自己的视野越来越近,伸出手来,在他的眼前一转——

 

张启山喘着粗气,从地上猛地叹了起来,他二话不说,转身就走:“走了。”

 

留着张大宝在身后拼命喊道:“哎哎,您别走啊。”

 

张启山是出门找人帮忙去了,他需要有人帮他找到这个女鬼最后的记忆里出现的鬼魂是谁,他这两年在街坊里颇有口碑,还帮人解决了不少事情,再加上长相讨喜,有不少人很乐于帮助他,他要找的人就是其中一个最有来头的——他是这一片小混混的老大,听说手段很硬,刀尖血海爬上来的人才,年轻的时候打遍天下无敌手,所以老了之后老惦记着有人来找他复仇,自己心里有鬼吧,就恨不得把张启山雇了放在家里,日日趋鬼。

 

这主意还是齐铁嘴出的,让他有事没事吓他一下,再帮他解决了,自然在他心里有了很崇高的地位,找他办事一点都不难。他跑到洋房的门口,却被两个人拦住了,张启山皱皱眉:“有事情找你们老杨。”

 

那俩保镖也是认识他的,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真不好意思,我们杨哥,昨日走了。”

 

什么?张启山纳闷的站在原地,心里一点准备都没有,为了响应这两个保镖的话,青天白日里别墅中飘出来一个鬼魂,一看他就哭得泣不成声的,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的:“启山阿,你可要为我报仇。”

 

那保镖又凑过来,小声说道:“我们现在的老大,叫陈皮。”

 

大杨哭得涕泪横流,拼命的点点头:“就是他就是他。”他望不远处一指,果不其然,不远处走来了一个带着墨镜的男人,看样和他差不多大,穿了一件深色的T恤,露出一条纹了不少刺青的胳膊,很是飞扬跋扈的样子。


-TBC-

评论(6)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