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佛八】隔墙有鬼 04

看名字就知道什么故事啦,现代捉鬼AU,前后跨度大概有30年,尽量不坑。

设定来自于张影帝的陀地驱魔人。
OOC,OOC,OOC。

前文地址: 01 02 03

 

04

 

张启山当然不是要驱他,他是想驱那些因为一己私欲躲避了鬼差残留在世界上寻求报仇的鬼魂,他作为张家的最后一点血脉,忽然间对自己血液里可以看到鬼魂这件事有了至高无上的荣誉感。齐铁嘴愣了半晌儿,却也没说帮不帮忙,只是抬起手指来,在空中冥想了半天,侧着头说道:“再过两年,再过两年你这眼睛就能开了。”他生前就对奇门遁甲之类的很有研究,说上驱鬼,根本不在话下,他盯着张启山的额头看了一会儿,斩钉截铁的说道。

 

在未来的两年内,张启山的日子照样过,只是他更沉默,他从父亲那里遗传了很大一批遗产,短期之内的生活是不用愁了,街坊邻居看他可怜,经常给他送送食品,陪他说说话,他在东北还有一房远门亲戚,邻居们怕他独自一个人呆在长沙没人照应,劝他回去东北,都被他咬咬牙拒绝了,齐铁嘴飘在他身边,虽然别人看不见,但他可以看得到,齐铁嘴冲他比了个大拇指:“咱张家人就是硬气。”

 

张启山十六岁那一年,天眼终于重新开启,先前他只能偶尔看到模模糊糊、怨气极重的鬼魂,开了天眼之后,所有在世间徘徊的鬼魂都可以看得到了。他半夜忽然醒过来,觉得冷嗖嗖的,倒不是风吹得那种,是仿佛有几十双眼睛盯着他看得那种。他睁开眼来,看见齐铁嘴漂浮在空中,很明显是睡着了,像他这样的虽然不用休息,但是有的时候毕竟很无聊,干脆闭眼打发时间,他似乎知道张启山醒了似的,也猛地睁开眼来。

 

“开了。”他沉声说道,很笃定的样子,张启山一开始没想明白他说的意思,后知后觉才反应过来齐铁嘴是在说他的阴阳眼,张启山在屋子里环顾了一圈,没有看到别的什么不妥的地方,他皱皱眉,道:“没有,还是只有你。”

 

“这个屋子当然只有我一个人了。”齐铁嘴盘腿坐在空中,大概是因为刚刚睡醒,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你得往外面看嘛。”张启山听罢,连忙一翻身下床就要往窗户那边走过去,没想到齐铁嘴在空中一飘,绿色的身影忽然当在他的眼前,他猛地低下身来,一张脸放大在眼前,齐铁嘴做鬼之后,最有兴趣的游戏就是这个了,张启山虽然习惯了,但是背上的冷意还没有散掉,又趁着夜深人静,竟然生生的打了个寒颤,他不太满意,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小家伙,可别说我没警告你啊。”齐铁嘴紧紧地盯着他:“你可要自己作好心理准备。”

 

张启山不知道他的意思,心想你一个齐铁嘴我都见过了,还有什么我会怕的吗,他伸出手去,象征性的要把齐铁嘴拨到一边,后者摇摇头叹口气,也懒得阻挠,任他向窗边走去。事实上齐铁嘴是对的,饶是他见过几次鬼了,还是吓得后退一步差点跌倒在地。窗外的街道上黑压压的挤满了灵体,每一个都是暗绿色,都直勾勾的盯着他的窗户,仿佛和他的阴阳眼有什么心电感应似的,他们一动不动、散发的冷气似乎隔着这么远的距离都能够收到似的。

 

张启山皱眉:“这么多鬼?都是排不上队的?”

 

齐铁嘴在空中勾了勾手指,窗帘利落的拉了起来,张启山这才感觉到刚刚让自己身体发凉几乎难以动弹的力量消失了,他抖了抖身子,听到齐铁嘴叹了口气:“这是你的天眼开了,这些灵智未开的新鬼被力量牵扯着,和你打个招呼呢。”

 

“这都是新鬼?”

 

“废话,不是灵智未开哪个傻逼跑你家门口呆着啊。”

 

齐铁嘴这话一说出来,立马后悔了,果不其然,张启山回过头来,面上带点笑意的望着他,就差没将“你啊”两个字说出口了。张启山这些年笑容少了,但是一旦笑起来还是和从前一样好看,齐老鬼老脸一红,干脆飘出窗外看看同仁们的动静去了。

 

 

张启山自从开了天眼之后,明敲侧击示意齐铁嘴教他捉鬼的次数就更多了,一次次都被齐铁嘴给否决了,理由都是“年龄太小还要上学”,张启山继承了一大笔家产,对上学也没什么兴趣,他唯一有点兴趣的是利用自身优势驱驱恶鬼,齐铁嘴不帮他,他就只能自己去。有一次遇见了一个用非常手段将五个人开膛破肚的恶鬼,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自己就上了。

 

他手里拿了一个棍子,没想到对对方完全不起作用,后来又想起来电影里经常用盐驱恶鬼,干脆去超市买了一包盐就上了,结果对方冷冷的看着他,嘴角扯起一个笑容来:“看到你有阴阳眼,还觉得你有多厉害呢,也就这点本事?”

 

张启山处于下风,却还能保持面不改色,他把没有用的盐丢到一旁,双手背在身后,自己发挥了一个驱鬼方式——冷嘲热讽、威逼利诱。面前绿的都快滴出水来,脑袋不知道为啥稀巴烂的恶鬼愣了半天,忽然反应过来他不过就是在虚张声势,就这还被这小鬼头的气势唬了将近半分钟没有缓过神来,气得他伸出手去,在空中一抓就将张启山抓了过来,往地上随意一扔,张启山就砸在地面上半天没有缓回来。

 

这下换张启山郁闷了,他用手捂住痛得不行的腰间,那里被地上的钉子划了一道,露出一条长长的伤口来,心里埋怨起齐铁嘴不肯传授他点经验来了。那恶鬼在空中微微一晃身子,就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冷笑道:“就凭你,还想抓我?先送你当两年鬼去吧。”他伸出手来,所指之处正是张启山的胸口,正打算一扭,就听见空气中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诶,诶,诶,您可别着急呀。”

 

这声音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了,一听就是齐铁嘴,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齐铁嘴挡在他的身前,彬彬有礼的冲他一鞠躬:“大军,这人是我罩的。打狗还要看主人呢不是,您高抬贵手,放他一马吧。”他这话一说完,身后的张启山更气了,他呸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沫,低声道:“齐铁嘴,你说谁狗呢。”

 

齐铁嘴漂浮在半空中的身子微微一愣,向后踢了一脚,当然,完全是象征性的,等他闭嘴的那种。张启山完全没有指望就凭齐铁嘴这两句话就能将对方安抚下来,却没想到那人高马大、死状惨烈的鬼魂在空中怔了一下,还真给他了这个面子,他咬咬牙,道:“齐八爷今日这么说了,这个人情我还是要给的,小鬼,算你走运。”

 

他话一说完,身边的空气忽然扭曲了一下,整个人就消失不见了。

 

张启山躺在地上半天起不来,他身上好几道瘀伤,刚刚那一砸几乎砸掉他半个命,他费力的喘着气,刚刚半支起身子,又砰的一下摔了回去,他喘着粗气,刘海儿因为刚刚的打斗落了下来,湿漉漉的捶在眼睛上方,这个眼神倒是挺带劲儿的。齐铁嘴摇摇头,蹲在半空中,仔仔细细的望了他一会儿:“张启山啊张启山,您厉害。”这话怎么听都是嘲讽意味更强一点,张启山生起了闷气,他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他。

 

后来实在是在地上躺的时间太长了,他没有办法只能回过头来重新求救于齐铁嘴:“老八,你能扶我起来吗?”

 

齐铁嘴点点头,伸出手来,毫无以外的,手指穿过他的身体,灵体过身的感觉并不怎么好受,张启山不受控制的打了个寒颤,心里当然知道齐铁嘴是故意的,他咬着牙,恶狠狠的看着嘴角带笑的鬼魂,后者不以为意,还笑眯眯的道:“唉呀,启山,竟然扶不起来。”演技很是浮夸,张启山咬牙切齿道:“我是说,像你之前用手隔空取物那样。”

 

没想到齐铁嘴还是摇摇头:“除非你想让这里的人看到你凭空飘起来。”为了方便打斗,引那叫做大军的厉鬼出来的时候他就费了心思,专门来到一处没有人的小巷,但是回家路上势必会遇见人流,他咬咬牙,还是耐心地等着稍微好一点,出人意料的是,齐铁嘴竟然伸出食指和中指两个手指头,在自己心窝处按了一按,然后在空中随意一挥,不知道为什么,张启山瞬间就觉得好了不少,他站起身来,舒了舒筋骨。

 

“快些回去,这可撑不了太久。”齐铁嘴看了他一眼,也不等他把话说完,就往家里的方向飘。

 

张启山这才知道,平日里耍贫逗趣的齐铁嘴,实际上和他表面看起来的完全不一样,他远比一般的鬼魂强大的多,光看那连取五人性命眼都不眨的厉鬼对他的态度就知道了。后来更不知道齐铁嘴用了什么手段,那只厉鬼更是没有再出现过。

 

张启山若有所思地跟着他,挺直了脊背。

 

他伤口其实也不算太深,有三四道被厉器划出的伤口,还有几处瘀痕,他年纪小,大概很快就可以恢复,就只是包扎伤口费了点事,他不敢去医院,也不敢找邻居来帮忙,只能自己一个人对着镜子忙着。齐铁嘴在空中翻着书,还不忘指点他一两下,其他的地方还好说,就是背后一道伤口要费事一点,张启山朝后面伸出手去,怎么也够不到。

 

齐铁嘴叹了口气,在空中虚虚一指,绷带就朝他飞了过来,他微微闭上眼睛,身上的绿光猛地暗淡下来,又忽然亮了起来,都忘右手边聚了起来,张启山看的入神,一时半会儿竟然忘记他在干嘛,却看到下一秒钟,齐铁嘴已经牢牢地握住了绷带,站在他的身后替他包扎伤口了。

 

“你能拿东西?”张启山纳闷的问道。

 

齐铁嘴的动作很轻柔,生怕弄疼他似的,那双藏在镜片下面的眼睛往镜子里看了一眼,慢悠悠的回答道:“很费劲儿的好吗。”他话刚说完,手上的动作已经完成了,他再次退到空中,颜色都暗了几分,看样化作实体真的费了不少劲儿,他叹了口气。

 

“哎,得得得,服了你了大少爷,我交你还不行吗。”

 

张启山站在镜子前,身上缠了好几圈歪扭七八的绷带,侧过头来看他,咬着嘴唇笑,一副很得意的表情。

 

敢情之前都是苦肉计啊,盘腿浮在空中的齐铁嘴翻了个白眼。


-TBC-

评论(10)
热度(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