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佛八】隔墙有鬼 03

看名字就知道什么故事啦,现代捉鬼AU,前后跨度大概有30年,尽量不坑。
设定来自于张影帝的陀地驱魔人。
OOC,OOC,OOC。

前文地址: 01 02

03.

 

齐铁嘴什么时候喊过他名字,大多时候都是“小家伙”“小鬼”的叫,猛地这么一喊名字,还真的让人有些不自在。张启山关上火,抬头问到:“什么事?”

 

齐铁嘴又叹了一口气:“小家伙,我刚刚看到你父母了。”

 

张启山不懂他的意思,齐铁嘴每天在长沙城里转过来转过去的,别说看见他父母了,看见市长都是属正常,他奇怪的摇摇头,又重新扭动按钮,打算开火,忽然不知怎么,心里一沉:“你看到他们了?”

 

齐铁嘴那双圆溜溜的眼睛藏在镜片后面,怎么看都是有点不忍心的样子,他指了指自己,慢吞吞的说道:“我这样的。”

 

张启山没有反应过来,他怔怔的维持着开火的动作,过了好一会儿才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的面色刷的一下白了,但是表情还算冷静,要不是面色和颤抖的指尖,齐铁嘴还以为自己跟没说过话似的,他探过头来,仔细地打量了一下张启山的表情,安抚性的开口说道:“启山,劫数是你父母生命里本就……”

 

齐铁嘴毕竟在世界上飘飘荡荡这么多年了,生老病死的事情看过不少,对这种事情向来看的很习惯,原本柔柔软软一颗心基本刀枪不入,他倒是对同住一个屋檐下的两个人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只是看到张启山咬着牙死撑的表情,心里也使有些不忍。

 

没想到张启山抬手在空中微微一挡,一幅不必再说得模样,张启山正值少年期间,身高拔高的很快,抽支发芽成一棵小树苗,腰背总是挺得笔直,虽然身形略显单薄,但是怎么看也都是个男人的气量了,他咬咬牙,问道:“他们还在吗?”这句话显然是问灵魂的,齐铁嘴怔了一下,点点头:“我想把他们引过来,不过他们应该是刚刚离身,神志还不太清楚,听不到我说话。”

 

张启山冷静道:“地址。”

 

齐铁嘴这次没说话了,他身形往前面飘了一飘,打算为他带路,张启山关上火,利落的推门出去,动作比起他来只块不慢,齐铁嘴不敢怠慢,他甚至没有放慢速度,只因为他担保张启山能跟上来。光天化日之下,他的法力也大打折扣,太阳晒得他晕头转向的,他虽然不惧阳光,但是如此热烈的天气也是有点怕的。齐铁嘴在空中转了一圈,回头去看跟在身后跑得气喘吁吁的张启山,他满头大汗,裸露在外面的锁骨和肩膀也蒙了一层汗,他本就生的俊秀,有这么玩命奔跑,引得街上的人都频频注目。

 

齐铁嘴身旁飘过去一个穿着旗袍的美妇人,她刚想打个招呼,却被齐铁嘴挥挥手拒绝了。

 

张启山的父母遇见了一起车祸,对面是个开卡车的司机,因为有几个小朋友横穿马路,他为了躲避小朋友,才猛地一打方向盘,这一下可苦了就在一旁的张父了,他躲避不及,生生的翻了车,三个人都因为意外的车祸被剥夺了生命。

 

齐铁嘴到了现场的时候,三个人的灵魂还飘在附近没有走,张父毕竟是个有阴阳眼的,恢复神志还算早,他拽着张母来到阴阳地避了避阳光,那位卡车司机就没那么好运了,他还混混噩噩的在卡车附近转圈圈,转到身上被太阳灼伤冒着白烟了还浑然不知,齐铁嘴赶紧将他拉过来,拉到阴阳地。他死状凄惨,被张父车上的玻璃割了一到大口子,胸前划了一道长口,浑身血淋淋的。齐铁嘴再回头看那两个人,两口子也好不到哪去。

 

张父已经恢复过来了,他气得直跺脚:“齐铁嘴,你把我儿子喊过来是干什么!”他话音刚落,张启山已经不顾警察阻拦,扑到父母身上盖的白布上去了。张母朦朦胧胧的,却也能看到儿子,她身形晃了晃,往张启山的地方走去。齐铁嘴连忙窜到张启山身边,低下身来问道:“你愣在这干嘛。”

 

张启山把头埋在白布之上,声音闷闷的,也不知道是哭了没哭:“我看不到,齐铁嘴,我看不到。”他这才想起来,张启山小时候用黑狗血洗眼,求得就是不碰见脏东西,所以开天眼的时间远远比其他张家人慢上不少。能看见齐铁嘴完全因为他在房子里留下的痕迹太重,而现在出了房子,又因为一人一鬼相处时间过长,才多多少少能看上一点,他根本就看不到除齐铁嘴以外的任何人。

 

齐铁嘴叹了一口气,本想着让他们最后说上一句话,却没想到连这个心愿都没办法达成了,他恍恍惚惚的又回去张父张母所在之地,张父毕竟是军人出身,还算淡定,他看着儿子所在的地方,叹了口气,却也什么都说不出来。张母却已经哭得不行了,她跪在半空中,呜呜咽咽半天,也是说不出来话。张启山发现他跑到一边去了,脑子也是灵泛,他怔怔的走了过来,望着齐铁嘴所望的地方,话还没说出口,眼泪已经落了下来,试探性的喊道:“爸……妈?”

 

这一声“妈”喊出来,张母终于是清醒起来了,她张开手臂,想要拥抱张启山,却因为始终是个灵体,手臂生生穿过张启山,张启山却打了个寒颤,很明显是感受到了刚刚灵体穿过身体那一秒钟的冷气,他抬起眼来,眼睫上还挂着泪珠,一张脸惨白惨白的:“妈。”

 

张母没有说话,她微微的侧过头来,仔细地端详着自己的儿子,他抽身长成了一个坚毅强壮的半大青年,咬着嘴唇努力不哭得样子很有张家人的风范,她温柔的接受了这个事实,用手在空中虚虚的摸了摸张启山的脸颊,叹了口气。倒是张父冷声开口道:“不许哭。”十足十的张家风范。齐铁嘴靠近张启山,小心翼翼的传话道:“你爸让你不许哭。”这句话跟个魔咒似的,张启山打了个激灵,很快的就挺直了脊背,他用手抹掉脸上的眼泪,真的就止住了。

 

身后的警察和围观人员探头探脑,窃窃私语的,大概都在好奇出车祸的家属面对着一个空地又喊爸又喊妈的是在做什么。

 

张启山心中有无数句话想说,到了唇边反而一个字也说不出口,他平缓着呼吸,只得直挺挺的面朝空气,齐铁嘴有些不忍,叹了口气。对面的张父说道:“齐铁嘴,我们一走,启山就一个亲人都没有了。”齐铁嘴知道他的意思,还没等他说完,就点了点头。

 

张父又道:“还请你多多照顾他。”

 

齐铁嘴朝他鞠了个躬,还是七八十年前的古旧礼仪:“好,您请放心,有我齐八在,决不允许任何张家人受委屈。”

 

他话音刚落,不远处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来人和他年纪差不多,穿了一身红色长袍,和他同一个世纪的装扮,他虽然是悬在空中的,却没一步都实打实的走了出来,如履平地似的,他极温和,翩翩有礼的走过来,先对三个新魂鞠了个躬,又含着笑的望着齐铁嘴的方向:“老八,许久不见了。”

 

齐铁嘴一见是他,也乐呵起来了,他在来人肩上一拍,笑道:“哟,二爷,这么久不见,升了鬼差呀。”二月红不紧不慢的朝他笑笑,从怀里掏出三副散发着冰冷气息的手铐来,分发给三个人:“还劳烦三位将手铐戴上了,地府规矩,不敢不从。”

 

三个人倒是坦然,他们接过手铐,顺从的戴上。二月红在三副手铐中央系了一根红线,拴到自己莹白的手腕上,又朝齐铁嘴示意一下,就要离去,他的余光忽然撇到一旁的张启山,眉头皱了皱,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接着他又摇了摇头,问道:“张家人?”

 

齐铁嘴指了指张启山,又指了指他手中的张父:“都是张家人。”

 

二月红点了点头,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他想了想,最后只得叮嘱道:“老八,你得记得日子,不要再执着了。”

 

齐铁嘴纯当听不懂,他笑嘻嘻的敷衍道:“好好好。”

 

张父张母路过张启山的身边,还是不由自主地将眼神粘在自己这唯一的一个儿子身上,齐铁嘴低声道:“他俩要走了。”张启山顿了一顿,忽的跪下身子,在地上磕了三个头,虽然没有哭泣,但面上没有什么表情,身形却是摇摇欲坠,看样也是受了不少打击,齐铁嘴站在它的旁边,本来想下意识的扶住他,却想起来自己也不过是个灵体,只得又收回了手。还是身后有两个眼尖的警察跟了过来,扶住他。

 

三个鬼魂一个鬼差走得远了,张启山还楞在原地,问道:“走了?”两个警察以为是问自己的,互相看了好几眼也没说出话来,齐铁嘴当然懂他的意思,点了点头道:“走了。”他心里明白,这个十四岁的男孩,从今以后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张启山处理完警局的后事,一个人沿着护城河走了好远,他走得很慢,肩膀微微的塌了下来,齐铁嘴于心不忍,只得跟着他,生怕他出什么意外。张启山一直没有说话,直到夜幕低垂,阴气上来,有不少鬼魂都出来撒野了,他才缓缓地出口:“你认识把我爸妈带走的那个人?”

 

齐铁嘴知道他是问二月红,他点了点头:“一个旧识而已。”

 

“他们带我父母去哪里?”

 

“地府,排队。”

 

走在前面的张启山忽然停住了脚步,齐铁嘴没来得及撒闸,直直的从他的身体里穿了过去,大概被灵魂穿过的感觉不太好受,张启山皱着眉,看了过来,齐铁嘴纳闷道:“怎么了?”

 

“你不用排队吗?”张启山问道。

 

“嗨,鬼和鬼能一样吗。”齐铁嘴挥了挥衣袖,有点心虚的敷衍道,张启山一双亮盈盈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他,还真的把鬼都看得有点心虚,但齐铁嘴毕竟有小百年经验了,他满不在乎的呼噜了一下,企图蒙混过关。张启山果然没有再说话。

 

夜色深了,从天桥上能看到整个城市都点燃了火光,即使这么深沉的夜里,家家户户都被灯光照得热热闹闹的,就他们两个站在路灯坏了的天桥上,是寂寞的黑色。

 

张启山忽然挺直了身体,做了一个极大的决定似的,咬牙道:“我想见鬼,我还想驱鬼。”

 

隔壁有个衣衫褴褛全身冒冷气的冻死鬼从桥上经过,吓得翻了个跟头,被齐铁嘴狠狠的一瞪。

 

齐铁嘴愣了半晌儿,才接住话来:“你驱我干嘛呀。”


-TBC-

评论(5)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