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佛八】隔墙有鬼01

看名字就知道什么故事啦,现代捉鬼AU,前后跨度大概有30年,尽量不坑,应该不会太长。
设定来自于张影帝的陀地驱魔人。
OOC,OOC,OOC。

01. 
 
张启山是七岁半搬进那间房子的,他那时候刚刚跟随父母从东北搬到长沙来,听说这间房子是祖宗留下来的,上一个住在这里的,还是当时长沙有头有脸的大人物,后来年纪大了,回东北养老去了,也就单单留下一间屋子。 
 
搬进新家的那天是个阴沉沉的周末,他怀中帮父亲提着一小包行李,站在门槛不敢进去,他总觉得这间房子非常奇怪。从外观看上去,它十分有年代感,像是民国租界时期的洋房,他那时候还不懂什么叫作洛可可风格,只是单纯的觉得这间房子像是电视剧里的一样,还因为坐落在郊区,看上去阴森森的。爬山虎占据了一大半墙壁,明明还是夏天,却不知怎么颜色已经泛了黄,了无生气的垂了下来,遮住了门楣,母亲伸出纤纤玉手来,轻盈盈的将植物拨到一边去,好看的眉头皱在了一起—— 
 
“阴气真重。”她伸出手来,在空中挥了挥,似乎这样就能驱散什么味道似的,她嗔怪的看了一眼父亲:“你们张家,就连老祖宗留下的房子都怪怪的。” 
 
张父是个刚刚退伍的军人,由于职位调动不得已从东北来到了长沙,他身上带着一股铁血军人的味道,不怒自威,他站在门口,高大的身影遮住了张启山的视线,他推开门,沉声说道:“怕什么,老祖宗留下来的,还能害你不成?” 

张启山抱着怀中的行李站在门口,怯生生的往门内看了一眼——父亲从小的教导就是希望他能成为一个小男子汉,他虽然总觉得这栋洋房给他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但他还是强撑着站直了身体。 
 
父亲已经走了进去,他打开门,站在门口,狐疑的望了他一眼:“进来吧,启山。” 
 
张启山挺直胸膛,迈开小步子抬起头走了进去。 
 
南方许久不通气的房间总有一种湿漉漉的潮意,那种潮意直往身体里钻,细小的水珠贴在皮肤上,很是难受。屋子里没有开灯,又因为比较阴暗,几乎目不能视物,他紧紧地抱着怀中的东西,侧过耳去—— 
 
“哎哟,我去。” 
 
角落里传来了一阵轻声说话的声音,他吓得打了个寒颤,皱着眉在屋子里扫视了一圈——没有任何东西,屋子里只有他们三个人。母亲仍在整理客厅里的行李箱,倒是父亲的一双浓眉皱了皱,看了他一眼:“启山,去卧室。” 
 
张启山百思不得其解,他抬起头来,看了一眼严肃的父亲,那句“但是”还没有说出口,就听到屋子里传来了另一声“哎,我说你这人,怎么这样呢……”他敏锐的察觉到了这个男声来自于屋子的东北角,他刚打算好好的打量一番,却被母亲温柔的蒙上了眼睛。 
 
“回屋去歇着吧宝贝。”她把自己抱在怀中,轻声在耳边嘱咐道。张启山虽然万般不愿意,却只能拉着自己的小行李,一声不吭的回到了房间里。 
 
屋子里的第四个声音说道。 
 
“诶诶诶!” 
 
 
张启山打小就很有好奇心,屋子里有第四个人,而父亲偏生不肯让他看,这让他很不服气,当他再出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父亲和对方谈好了条件,他找遍了整个屋子都没有找到那个人,反而被父亲勒令制止在座位上,他不怎么开心的埋头吃饭,盘算着等父母睡着之后再来一趟。 
 
夜里十一点多钟的时候,他果然一个人出来,在偌大的房子里绕了一圈。他手中拿着手电筒,将手电筒牢牢地抱在怀里,屋子又大又黑,摆设还是七八十年前,看上去就让人脊椎发凉,他咽了咽口水,推开一扇又一扇陈旧的门。 
 
“有人在吗?”他低声问道,手下的门吱呀一声开了,他没敢进去,用手电照了一圈,房间里静悄悄的,东西杂乱无章的摆在了一起,应该是个储藏室。藏在屋子里的小物什看上去有些年头了,蒙了一层灰,他确定里面没有别的东西了,又转身来到下一间,但很可惜,他找寻了不少间房间,仍是没有找到自己想要寻找的真相。 
 
张启山叹了口气,有点不忿的转身回去,既然找不到,就只能回去睡觉了。他将手电筒握在蒙了一层薄汗的掌心之中,小心翼翼的踏上年久失修的木头台阶,木头在脚下吱呀作响,在深夜里,这点声音被放大了无数倍,他提心吊胆的,连大口呼吸都不敢。 
 
他迈上第十六层台阶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一声叹息,那声音很轻,但在寂静的晚上格外的引人注意,它听起来很无奈,尾音散在风里。张启山停住脚步,一颗心悬在胸口处,只觉得额头都布了一层汗,他不敢喘气,将手中的手电筒越握越紧。 

“你在找我吗?”身后的男人问道,他的声音听起来不算太年长,大概和父亲差不多年龄,轻轻柔柔的,倒是不怎么恐怖。张启山鼓足了勇气,转过身来,他忽的倒退了一两步,被眼前的景象下了一大跳。 
 
男人飘浮在空中,微微低下头来望着自己,他带着眼镜,穿着传统的大褂,脖子上坠了一条暗红色的围巾,轮廓模模糊糊的,身体也呈半透明状,还诡异的呈现着青色的绿油油的光芒,他掩盖在眼镜片之后的一双眼睛明亮异常,还冒着森森鬼气。他面上没什么表情,还未等张启山说话,忽的露齿一笑,他嘴里有一颗小虎牙,一笑,就凛厉的露了出来,在黑暗里仿佛放着光似的。 
 
张启山不说话,心里却七上八下的打着鼓,他知道面前的男人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他向后推了一步,跌坐在台阶上。 

“哎哟喂,瞧把您给吓的。”那个绿幽幽的男人伸出手来,眼眸里带着点笑意,虽然造型仍是很可怕,但是语气格外有意思,张启山长到七岁,也从没听过别人喊自己一声“您”,他觉得有趣,心里的怕也就减少了几分。但是深沉的夜色里贸然出现这么一位人物,还是有些让人心里打鼓,他把自己缩成一团,只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来,低声问道:“你是谁?”他虽然年纪小,但是这种语气和父亲学了个十成十,粗略一听,还有模有样的。 
 
男人将双手环抱在胸前,在空中来来回回晃动了几下,眼眸里忽然带了点笑意:“小家伙,还挺有意思的。”他在空中飘得够了,忽然往前漂了两步,张启山被吓了一条,那人却温温柔柔的说道:“得嘞,你也别怕,你既然能看到我,那就说明你肯定看到过别人。” 
 
大概是他的笑容还颇有几分亲和力,张启山真的没有那么怕了。他将手电筒紧紧地抱在怀里,忽然想到他从东北搬到长沙来,有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父亲工作的变迁,还有一个原因是他总在家中的宅子里看到一个留着长发的女人,他有一次问起母亲,他并不回答,反而神秘兮兮的和父亲商量了一番,也就搬到了南方。这样一想来,似乎这不是他第一次遇见这样的人了。 
 
对面的人看到他渐渐的挺直了身形,料想他是没有多怕了,才笑嘻嘻的说道:“嗨,这就对了,我有那么可怕吗。”张启山抱着膝盖,看了一眼他在空中飘浮的半透明身体,犹豫的点了点头。 
 
“嘿,你这浑小子。”那鬼魂将双手插在腰间,吹胡子瞪眼的。 
 
张启山到后半夜才知道,这个书生模样的鬼魂叫做齐铁嘴,其实齐铁嘴也不是他的真名,他虽然信齐,但是因为年岁久远,已经记不太清自己的真名叫什么了,唯一知道的,就是大多人都称呼他为“铁嘴”而已。他在这间屋子里呆了有些年头了,一直都没见到过活人,直到今时今日,才遇上了几个大活人。 
 
张启山最初的恐惧劲儿一过,现在只剩下满满的好奇心了,他坐在冰凉凉的台阶上,东一句西一句的问了个遍,差点没把对方烦死。齐铁嘴最后不耐烦了,才出声阻止道:“小家伙,你们张家人小时候都这么多话吗?” 
 
张启山眨巴着大眼睛,敏锐地察觉到他话语中的重点:“你的意思是,你还见过别的张家人?” 
 
齐铁嘴毕竟比他多活了个数十岁,转移话题自然是各种好手:“时候不早了,你该回去睡觉了。” 

小家伙皱着眉,努力学习父亲不怒自威的表情:“不要。” 
 
“嘿。”齐铁嘴已有许久没合伙人对话,被憋了个够呛,干脆留给他一个绿莹莹的背景“我管你睡不睡呢”,朝他的卧室飘去了。张启山连忙从台阶上摸过来手电筒,颠颠的跟着他跑到了卧室,齐铁嘴飘在房间的西北角,也不说话,看了一眼他,看了一眼被窝,小张启山会意,连忙一骨碌钻进了被子里,只留下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望着他。 
 
“你之前是干什么的?”小家伙问道。 
 
齐铁嘴对此很不耐烦,他挥了挥手:“算命的,算命的。” 
 
心里想的却是:这下好了,以后得当保姆了。 
 
-TBC-

评论(10)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