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意外搭档[现代AU/双性转/下/完结]

废话都在上部 

终于写完了,下次再也不写性转了呜呜呜,太难了。一面敲着字一面在心里槽OOC死了可还行。

OOC,OOC,OOC。

性转,性转,性转,慎入。



6.


齐珩虽然丁点功夫不会,嘴又挺贫,但是时间一长,相处的意外的不错。张淇珊性格沉稳,话不多,感情不外露,齐珩偏偏和她相反,很是活泼,平日里没个正型的,却极聪颖,又会察言观色,从真正意义上的不得罪人。她电脑技术很不错,对于机括也很有研究,在九门的一场考试当中,竟然意外得获得了第八名,刚进学院没有多久,就一跃成为九门老八,和其他人迅速打成一片。


她和齐珩配合也算默契,三个月之内成功的完成了十个任务,其中一项还是S级别,张淇珊向来成绩不错,习以为常,齐珩却高兴得不行,硬是拉着她出去大吃了一顿庆祝了一下。张淇珊从钱包里摸出三张钞票来,丢到桌面上,瞥了她一眼:“你高兴,我请吃饭?”


齐珩嘴里还塞着甜点,努力的咽下去,呜噜不清的说着话:“嗨,佛爷,我才工作了三个月,能有几个钱啊是不是。”她低头用勺子挖着蛋糕,眼镜从鼻梁滑落,险些落了下来,她皱皱鼻子,左手扶住蛋糕垫,右手用力的切着,专心致志的跟蛋糕作对,没手分出来推眼镜,张淇珊早就吃饱了,一只手撑住头,慵懒的看着她吃完盘里的东西,被她的小动作逗得不行,忍不住伸出手来帮她推了推眼镜。


齐恒半点不觉,笑的露出小虎牙来:“谢谢佛爷~”


倒是张淇珊烫了手似的,迅速的把手收了回来,揣进兜里,饭店里没有开空调,人来人往有比较多,空气闷热,齐珩和盘里食物做着斗争,鼻尖出了点细汗,明明只是微不可觉的小水珠,她却仿佛能感觉到温度似的。她低下头去,没有说话。


晚上回去之后,她还靠在床头上看着书,齐珩从隔壁擦着头发过来,应该是刚洗完澡,眼镜随意的插在睡衣上,她眯着眼睛凑过来,浅灰色的发丝还滴着水,张启山坐直了身子,嫌弃的看了一眼她发丝上的水珠:“水。”


“哦!”齐珩赶紧收回正欲凑过去的小脸,更加费心的擦起了发端,没带眼镜的眼睛打量了她大半天,看得她心里直发毛,只得把手中的书抬了抬,挡住两个人之间的视线,问道:“怎么了,老八?”


“佛爷,我发现了个事儿——”她拉长了声音,一笑露出两颗渐渐的小虎牙:“您这手上,什么都没有啊。”张淇珊奇怪的放下书,盯着自己的指尖看了一会儿,又有点纳闷的抬起头来望着她,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她又往齐珩手上看了一眼,才隐隐约约的猜到了点什么——齐珩不知道什么时候涂了指甲油,深红色,在莹白的手指上异常夺目,还挺好看。她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齐珩要干什么,张淇珊赶紧把双手背在身后,脸色一沉:“老八……”


齐珩笑嘻嘻的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罐指甲油,她睡衣不长,刚刚到膝盖上方,就是个丝质的小吊带裙,也不知怎么藏的下工具的,九门第一特工不想猜,她把双手背在身后沉着脸维护尊严:“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


“哎哟,佛爷,多大点事儿啊你看看你。”她猛地扑在床上,发丝上的水滴甩了张淇珊一脸,张淇珊闭上眼睛,皱了皱眉又睁开,用手抹掉水珠,瞪了她一眼,齐珩立马怂了,把湿漉漉的脑袋埋在被子上,露出光裸白皙的后颈来,她闷声喊道:“佛爷……”


张淇珊气得不行,扭住她的耳朵把自己可怜兮兮的被子从她头下拯救出来:“老八!”


齐珩很委屈,她的耳朵被扭的通红,这下不光是头发湿漉漉的了,就连眼睛也是湿漉漉的了,她没戴眼镜,眼神十分的迷茫,还冒着水汽,微微撇了撇嘴,一副委屈之极的表情,张淇珊内心刷过一大片“……”,瞬间就没了脾气。齐珩自从遇见张淇珊之后,这招用的是越来越顺手了,初见成效,心里就给自己点了两个赞,连忙再接再厉,眼泪都快挤出来了。张淇珊皱着眉,一脸沉重,撇了她一眼,慢悠悠的从身后伸出一只手来。


齐珩乐不可支,连忙一把抱住,放在手中看了半天,咧开嘴:“我们佛爷就是不一样,您看张家人这手啊,长得就是好!”


张淇珊满脸黑线。


齐珩摞开指甲油瓶的盖子,一股奇怪的味道扑鼻而来,张淇珊下意识地皱了皱眉,伸手就要把她的脸掰一边去,张淇珊伸着手企图盖住她的脸,这个动作奇怪的有点熟悉,齐珩打量了一会儿,心里一乐,嘿,不就是网上前段时间很流行的“高个男生如何制止矮个姑娘的拳打脚踢”吗,她咧开小虎牙:“佛爷,这招对手长的人没用。”


一代高冷女王张淇珊翻了个白眼,只能无语的伸出手来。


齐珩动作又轻又柔,生怕她翻脸似的,涂得小心翼翼,她发丝上的水滴还没有干,几滴水落了下来,落在她的手背上,像是露珠从带着弧度的绿叶滑滑梯上滑落,张淇珊靠在床头,面上不自觉地带着笑,她从一旁够过毛巾来,用左手笨拙的帮她擦着未干的发丝。


7.


张淇珊意识到有什么在不一样的时候,她和齐珩已经配合七八个月了。齐珩负责任务前的规划、任务后的配合,出任务主要是她,九门行动局给的任务大多不会简单到哪去,受些伤当然是家常便饭,但是齐珩在这方面经验不太多,每每一见她受点伤就要大惊小怪半天。


从长沙商会盗走走私文物的任务是S级,偏生这个节骨眼张芙关出了别的任务,连忙都帮不上,齐珩想要跟着她一起去商会,结果被张淇珊严厉拒绝了。她隔着电流,心里更是担心,张淇珊在她的指挥下绕过一个又一个的巡逻保镖,顺利地从地下密室里盗出文物来,还差最后几个关口,齐珩紧张的擦着汗。变故就是在这个时候发生的——


耳机里传来梭梭的干扰声响,齐珩翘着手指,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企图找到干扰信号,她压低声音:“佛爷,小心些,门外大概有东西。”张淇珊流畅的翻过近在咫尺的红外线,皱紧了眉头,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那扇关闭的门。


齐珩打开电波图,找到一段波峰奇怪的频率,她试图追踪信号,还没有来得及进行下一步动作,就听到耳机那边——“嘭”的一声,齐珩按住桌面,激动的站起身来,冲着耳机大喊道:“佛爷!佛爷!”耳机的另一端没人说话,估计设备遭到了爆炸影响,原本嘈杂的呼吸声和干扰声瞬间变成空白,她站在原地,头脑也一片空白,恨不得早些年认真学习体术课,还能随着她去出任务。


她愣了大概三四秒钟,才终于冷静下来,九门给每一个特工都佩戴了最好的设备,张淇珊身上的耳麦或许出了问题,但测试器还留在身上,机器仍在尽职的输送着她的生命特征,心跳还算稳定,齐珩坐了下来,面朝着门口,等着她推门进来。她等了足足三四个小时,张淇珊终于推门进来,一张俊脸因为爆炸而沾染了些灰尘,紧身衣被划了好几道口子,大腿肌肉若隐若现。齐珩还不等她反应过来,立马从座位上跳起来,一跃而起给她一个拥抱。


短发女孩身上的沐浴液味道隐隐的往鼻子里钻,淡化了一点硝烟味,张淇珊胳膊痛的几乎抬不起来,又被齐珩紧紧地环住脖子,还有点喘不过气,她在齐珩看不到的地方龇牙咧嘴了一会儿,却还是伸出僵硬到不能再僵硬的手,环上了她的背部。


女孩子柔软的胸部紧贴着她的胸口,她忍不住低下头去,把头埋在她的脖颈处,又埋深了一点。


她忽然特别,特别想给她一个吻,而齐珩抱够了,收回手来。


08.


齐珩经历那次爆炸之后,向组织申请了也要一同出任务,最起码现场多一个人,多一些可能性,张淇珊瞥了她一眼,破天荒开起了玩笑:“多你一个人就只剩0.5个人出任务了。”齐珩用了两三秒钟才反应过来她在说什么事情,气的大叫:“佛爷,您怎么不按常理出牌啊,不是,您听我分析啊……”她凑在张淇珊身旁掰着手指一一细数她那点光荣历史,一旁的张芙关生怕惹得她表姐不高兴,干脆伸过手去,企图把齐珩拉过来,没想到张淇珊面上带着笑,一面脱着皮手套,一面对她摇了摇头。


好嘛。张芙关收回了手。齐珩什么时候给她换了个表姐吧。


但是没想到的是,两个人一同外出的第三个任务就出了事,行动局负责策划任务的同事算错了一点细节,本应只有两个巡逻员的仓库骤然出现一个小分队。张淇珊抬起手来,用手刀顺利劈倒两个,进入仓库才傻了眼。齐珩推推眼镜,也是一脸懵逼:“佛爷,这,这什么情况啊。”


张淇珊从身上摸出枪来,上了膛,紧紧地握在手中,她反手拽住齐珩,将她拉入身后,侧过头去沉声说道:“躲在我身后,算一算路线。”齐珩第一次遇见这么大的场面,自然紧张的手足无措,她深呼了一口气,“哦”了一声,手忙脚乱的从怀中摸出微型电脑来,调出平面图,企图寻找一个最为理想的求生路线。


所幸张淇珊的动作十分迅速,两个巡逻员倒下的悄无声息,巡逻小队也没有发现任何不妥,他们个个都是一米八以上、宽肩长腿的大汉,手中整齐划一的配着枪,来回的在管道纵横的仓库里走来走去。张淇珊一只手握着枪,另一只手还紧紧地握着她的手腕,她的掌心干燥、温度炙热,握在手腕上仿佛一块烙铁,齐珩不自在的扭了扭手腕:“额,佛爷,您得放开我我才能查资料哇。”因为害怕被人听到,她只能小声说话,又离得极近,呼吸带起了一小片的气流,张淇珊不自在的挠了挠脸颊,赶紧松开了手。


齐珩通过特殊方式和张芙关取得了联系,后者带着人,已经尽快的向这里赶来了。当务之急就是要拿到这次的任务,物品防灾离她们很远的位置,中间隔了一个巡逻小队,齐珩来来回回的计算着最佳路线,却怎么算都算不出来成功率,她急得抓耳挠腮,额头上蒙了一层细汗。张淇珊出惯了任务,倒是平静的很,她平举起枪,想着在最短的时间内能解决掉几个人,她看了一眼一旁还在键盘上敲敲打打的齐珩,心中一暖,冲她笑笑:“没事,老八,不用算了。”


齐珩急得不行,她临行前没有仔细再核对一遍消息来源,也算犯了错,更没想到这次连累了张淇珊,心里更是难过,她急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却只能强装镇定地一遍一遍看着平面图。张淇珊温热的手掌覆盖在她的脑袋上,将她一头银发揉得更乱了,她一向没什么表情的面上带着笑,温声说道:“老八,有我在,肯定护你平安。”


齐珩猛地抬起头来。


09.


张淇珊早些时候在学院,枪法就已经十分出名了,她的瞄准能力极高,速度又快,手也稳,就连早些年被称作“枪神”的学长也曾败在她的手里。对面人虽然多,但是张淇珊动作迅速,又加上齐珩一面飞快的查看平面图,一面向她提示障碍物的位置和可以掩藏的角落。那些巡逻员虽然人多,却也能看出来是刚招纳不久的,对地形不太熟悉,短短几秒之内,已经有不少葬身于她的枪法之下了。


齐珩躲在货架后面,不知怎么忽然想到慕容复和负责在一旁指点武功的王语嫣,心中一乐。张淇珊离目标所在地不到三米了,还活着的巡逻员寥寥无几,她小心翼翼的探出头来,大喊一声:“佛爷,十一点钟方向。”张淇珊连头也没抬,甚至连思考的时间都没有,迅速的向后一仰,她的长发在空中一甩,飘逸的像是武侠片中掠风而过的一匹丝绸,她仗着腰肢灵活、腰细腿长,和隔壁的彪形大汉根本不像一个画风。


佛爷身材就是好,齐珩忍不住分神想到。


张淇珊迅速的摸了木盒子过来,敏捷的一脚踹飞面前的大汉,大概是前些时候用了不少力气,这会儿体力不支,这一脚竟然没有踹出多少威慑力,反而自己崴了一下,齐珩心中一震,不由自主的往前迈了一步。对方反应极快,趁着张淇珊失力瞬间一脚踹了回来,一点不懂的怜香惜玉,齐珩吓得大喊“佛爷!”张淇珊反应也算快的,她借着这一脚的力气,向后猛地一蹬,反而离他更远了一些,就是这地是水泥地,这力可有的受的。齐珩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在她反应过来之前就闪身出来接住了张淇珊。


她“哎哟”一声栽倒在地,胳膊和后背蓦地一刺,很快连痛感都察觉不到,反而有点麻木。幸好张淇珊在跌倒之前下意识地收了力,用手在地上一撑,她反应极快,右手攥着枪,飞速的抬起来,给了对方一枪,那枪正入眉心,最后一个巡逻员闷声倒地。张淇珊丢掉枪,一颗心悬在胸口,手上擦伤的伤口没心情管,她翻了个身,看着身下的齐珩缩成一团。她侧躺在地面上,还算高的身高缩成小小的,银色的头发遮挡住了大部分的脸庞,根本看不清表情,隐隐约约能看到她紧咬着下唇,面色都白了几分,张淇珊手都在颤,她轻柔的用手指替她拢了拢发丝,低声道:“老八,老八。”


齐珩扶着胳膊,憋了半晌儿:“绊哒麻痹。”


这还是张淇珊第一次听到她骂长沙话,她低下头来,长发从脸上滑落,发丝蹭的齐珩直痒,忍不住伸出手去,拽了拽,刚刚以一敌二十的肾上激素褪了下来,张淇珊这才觉得有点无力,她身体一晃,坐在地面上,缓缓趴下来,把头埋在齐珩身上,闷声低笑。齐珩僵硬的手停在空中,不知道如何是好,她大脑一片空白,足足有两三秒,然后她伸出手来,环住张淇珊的背。


“佛爷,您这是埋胸。”


张淇珊闷笑:“我知道。”


事实证明,齐珩有资本说那话,毕竟还是她的胸比较有手感,啊,不,脸感。


10.


张淇珊抬起头来,趁齐珩还没反应过来,蓦地吻在她的唇上。齐珩还没有反应过来,反应过来之后,白皙的面色浮上了一层红晕,一向舌灿莲花的嘴半天说不出一句来:“佛爷,你……你……”张淇珊又恢复了从前一张面瘫脸,挑了挑眉毛,没有回话。她撇撇嘴,刚想对她这种行为提出批评,没想到手腕刚刚一动,面色就变了。


“佛爷。”


张淇珊皱了皱眉,奇怪的望着她。齐珩刚刚还好好的,这会儿面色又白了三分,眼眶红通通的,很快的蓄了泪,鼻尖都红红的,一副委屈之极的表情。张淇珊心中一震,赶紧把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哪里疼?”


齐珩吸了吸鼻子,眼泪大颗大颗的从眼眶滑落,张淇珊见惯了她乐呵呵的表情,哪里见过她这么委屈的神情,吓得手足无措,却看到齐珩缓缓抬起手腕来,莹白的手腕不知为何泛着红,张淇珊打量了半天,也没看到一点划痕,她奇怪的看了一眼齐珩。


齐珩一撇嘴,眼泪掉得更凶:“佛爷,我玉碎了。”


张淇珊低头一看,果不其然,刚刚挡她那一下,人是没什么事情,手腕上常带着的玉却碎成了两三块,躺在水泥地上。齐珩眼眶红红,小虎牙咬着下嘴唇,委屈的胸口都在颤。


张淇珊哭笑不得。


11.


她将双手背在身后去,过了半晌儿,又将双手捧在齐珩面前,那枚银色的双响环被她拿了下来,就在手心上。齐珩不知道她的意思,迷惑的眨了眨还带着泪珠的睫毛。张淇珊温柔的拿起她的手腕,小心翼翼的替她戴上,又把她的手腕重新放在她的身前,虽然没说一句话,但是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了。


齐珩止了泪,鼻尖却还红红的,她奇怪的瞪大了眼,话都说不清楚:“佛,佛,佛爷,这个太,太贵了吧。”


张淇珊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在逆着光的仓库冲她挑起一边唇角。


“没你贵。”


-END-

让八妹干了些平日里我不敢让八爷干的事情。

OOC是我的锅,抱歉。

评论(5)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