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八/一八】天道无常 10[完结篇]

终于完结啦!

失明梗,保证是治愈系。双向暗恋。

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不保证质量。

OOC,OOC,OOC,写着玩。

没有看过原著,都是私设和BUG。

01  02  03  04  05  06  07  08  09

10.

 

齐铁嘴说到当年英雄救他的事情,简直高兴地不得了,手舞足蹈的,恨不得把家中的所有园丁都一一喊起来说上一次。张启山无奈,剥了葡萄塞进他的嘴里,把他呛了半死,只得又伸手拍了拍他的背部。齐铁嘴呸呸呸的吐着嘴里的籽儿:“佛爷,您这是谋杀。”他呛得一个劲儿咳嗽,满面通红,眼里还闪着泪光,张启山又好气又好笑,点头应了:“好好好,是是是。”

 

齐铁嘴眼光一转,忽然又乐上了:“您还老说您不信命,你看,我当年那卦,算得准吧。”

 

那日他困在山里,来救他的不是别人,正是平日里怕死怕伤怕痛的齐八。张启山那时已经半陷入昏迷了,听到声音,又强迫着自己醒过来,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却看见雪还是一样的大,飘飘洒洒的雪花里面,齐铁嘴用袖子顶着风雪,面上还带着玳瑁墨镜,无比艰难地朝他走来。他动了动嘴唇,声音微不可闻:“八。”又重新陷入昏迷里去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身处一个山洞里了。齐铁嘴不知道用什么功夫点了一堆火,还在上面烤着肉,他眯起眼睛,定睛一看,差点没有气晕过去,那肉不是别的,正是刚刚那怪物的,毛还没剃干净,被火一烤,白色的皮毛缩成一团,腥臭味扑鼻而来。他动了动手指,艰难的想要爬起来,却看见自己身上还盖着点什么,应该是齐铁嘴来得时候刻意拿过来的大氅,齐铁嘴听到动静,不再烤火了,转过身来,一笑露出两颗小虎牙:“哟,佛爷,您醒了。好家伙,我一来就喊我爸,把我吓得,还以为您是脑子坏了。”

 

张启山懒得和他耍贫,他在齐铁嘴的帮助下艰难的坐起身来,本能得离那堆火近了一点,这个时候倒是察觉到冷了,他握紧拳头,浑身上下又酸又疼又冷,却丝毫不想展现出来,他看了一眼火堆,皱皱眉:“你撕下来的?”齐铁嘴拿起那块儿肉看了看,笑着摇摇头:“那哪能啊。嗨,这不是那野兽的尸体吗,我一看,好家伙,被佛爷您砍得血肉模糊的,一块一块儿的,佛爷,您厉害,我捉摸着不能浪费呀,干脆捡了点过来,给你加加餐。”

 

张启山被他逗笑了,却没想到这一笑牵扯伤口,更是全身都疼,他绷直了背后,没了力气,向后一倒——倒是没有和想象中一样倒在地面上,齐铁嘴敏捷的靠了过来,用肩膀支撑住他,许是没有料到他的体重,被他一砸疼的龇牙咧嘴的。张启山有点想笑,心里却暖和不少,他借着火,垂下眼眸,柔声问道:“老八,你进来干吗?”

 

这九门之中,虽说就他和齐铁嘴最为友好,但这齐八爷一向是个胆小的主,倒斗都要走在最后,打斗向开不肯参与的那种,这次自己出了事儿,叭叭的跑进山里,确实是出乎意料。齐铁嘴低着头,烤着火,火光在他的脸上投下半明半灭的阴影,他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我不是给您算了一卦吗,我得售后呀是不是。这不,专门跑进山里跟您说,我这卦准,省得您再不信。”

 

张启山想到往事,如今时过境迁,七八年有余,想起来还是觉得好笑,他裂开嘴,忍不住低笑一声。面前的齐铁嘴却不太乐意了,敲了敲桌子:“嘿,佛爷,我这卦算的是不是准的?”

 

张启山收了笑,沉声道:“老八,你知道我的,我向来不信卦。”

 

齐铁嘴自讨了个没趣,也懒得和他再说,却听张启山又补充道:“救我的不是这卦,救我的是你。准的也不是这个卦,准的是你会来救我,是也不是?”齐家算卦,算的不是结果,算的是运势,无论是仕途、姻缘还是别的,都是运势,张启山也明白这个道理,他面上带笑,一双眼紧紧地望着齐铁嘴,齐铁嘴虽然看不见,却能感受到他的目光,忍不住面上一红。张启山又兀自补充道:“这卦我也不信,我信的是你。”

 

张启山道:“我不信卦,是因为天道无常,人类永远不可能把握住大自然的规律。我信你,是因为我总归是知道你齐八的。”他笑着,面上酒窝一闪一闪,一排大白牙在黑暗里闪闪发光。

 

 

困入深山那段时间,还是齐铁嘴凭借一人之力将他带出险境。其实后山到长沙城里的距离本不算远,但因为两个人没有任何坐骑,又遇上这么猛烈的雪天,张启山受了重伤,齐铁嘴手无缚鸡之力,一段不到半天的路程生生的被他们走出了一天一夜有余。所幸齐铁嘴来之前带了足够的干粮和存水,又从那猛兽身上割了几片肉下来,才足够撑出去。

 

张启山对于他没有带任何坐骑来这件事很无语:“老八,你出门之前,就没想着骑个马什么的?”

 

齐铁嘴在顶着风雪艰难的扯着他:“呸,您还说呢,要不是为了您,我家小红能好端端的累毙吗,您还好意思说啊,可怜了我这小红,跟了我才半年有余,还没好好照顾她呢,就死于非命了。”

 

张启山的伤势还没有养好,在雪中深一步浅一步的走着,自然知道齐铁嘴这会儿贫纯粹是想个办法让他支撑下去,他也很是配合,笑道:“成,回去赔你一匹。”

 

“赔我一匹哪能够啊。”齐铁嘴一面搀着他,一面伸长了脖子找着路,回过头来看他一眼:“您得赔我七匹。小红小橙小黄都得要。”

 

风雪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山间起了雾,从这个方向看过去,齐铁嘴的侧脸都显得朦朦胧胧的,看不真切,他本身就白,唇色又红,在这白茫茫一望无际的雪地里,还真的徒生几分飘飘然的仙气来,张启山头脑昏沉,半梦半醒之间,只记得冲他笑:“好,几匹都行,老八想要什么,我张启山就给你什么。”

 

齐铁嘴搀着他的手一顿,过了半晌儿才接话道:“最好是能活着出去吧。”

 

那后半个天,张启山都昏昏沉沉的,有一半是醒着的,一半是在梦里,他在深山得不到救治,伤口发了炎,身上也烧了起来,齐铁嘴搀着他一会儿,又背了他一会儿,累的气喘吁吁的,却又害怕他一睡不醒,值得一路和他搭话,从奇门遁甲聊到市井八卦。这齐八爷一向是九门当中最聒噪的一位,嘴上功夫人人知晓,张启山从前也曾嫌过他话多,这次不知道怎么了,竟然觉得他滔滔不绝的样子还有些可爱,竟然一点都不觉得厌烦。齐铁嘴因为疲惫挺住了话茬,他还主动握上了对方手腕。

 

齐铁嘴为了帮助他撑下去,用尽了手段,还伸出来带着红玉镯子的一只手来,问道:“嗨,这样,我给您算上一卦。您不是向来不信卦吗,就当杀杀时间了。”

 

张启山握住他的手,头脑已经不太清醒了,他舔着干裂的唇,半天才憋出来一句:“老八要算些什么?”

 

“这得是我问您的。”

 

到处都是白茫茫的景象,就是齐铁嘴那一张红唇,即使因为缺水而干裂却也仍然显得刺眼,他咳嗽了几声,从嗓子眼里挤出:“那就算姻缘吧。”

 

他不太记得之后的事情了,因为那句话刚说完,他就噗嗤一声栽倒在雪地里了,那偏地又宽又大,没有个躲风的地方,齐铁嘴拖他不得,只得用双手刨出一小片凹地,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生了火,和他一起在雪地里待了一会儿。齐铁嘴在火旁算了一卦。他不记得他有没有说过什么了,只记得齐铁嘴低叹一声,握住了他的手。

 

张启山想到这里,心里又觉得奇怪,他问道:“老八,你那卦的结果是什么?”

 

齐铁嘴手上的动作一滞,面上堆了笑:“嗨,佛爷,我上哪记得啊,这都百八十年的事了。”齐铁嘴的目光躲着他,话说的也不太自然,张启山心中有个想法一闪而过,忍不住笑了起来:“你就没想过告诉我?”

 

齐铁嘴斟着茶,手有点抖,又不能正确的找到茶杯的方向,张启山伸出手来在他的手腕上轻轻一用力:“我又不知道是劫是缘,再说了,您张大佛爷向来不信这些,我说了,您能信?”

 

张启山沉默不语。

 

齐铁嘴补充道:“这事儿啊,还得您自己看清。”

 

张启山又沉默不语。

 

齐铁嘴觉得气氛不太对,他放下茶杯来,皱了皱眉,又喊道:“佛爷?”张启山并未搭话,他也不恼,沉下起来又唤了一次,语调虽有些颤抖,但面上没有透露半分情绪,他愣了一下,又笑了起来:“佛爷,这招用多了,一点意思都没有。”

 

张启山挑挑眉:“真的吗?”他手中不知道拿了什么东西,冰冰凉凉的,迅速的拽过齐铁嘴的左手,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变套了上去,齐铁嘴收回手,微微抬起手来,那东西遍滑落了下去,正正好好的卡在他的腕骨处,触感冰凉,十分熟悉,他伸手摸了摸,唇角带了笑:“佛爷,我府里这点东西,您还要惦记啊?”

 

张启山临回张府之前,提前去了齐府,从床头摸了这红玉手镯来,他嘴角带着笑:“我张启山还能惦记你这点东西?”这话说完,他声音猛的一沉,凑到齐铁嘴耳畔,用气声说道:“不要再拿下来了,定情的。”

 

齐铁嘴来回的摸着那个手镯,唇边虽然带笑,嘴上仍不饶人:“佛爷拿了我自己的东西送给我,这是什么道理,连个双响环都舍不得出。”

 

张启山道:“哦?老八是想要那双响环?”

 

齐铁嘴飞快的拒绝:“不,小爷我才不要别人要过的东西。”那双响环虽然早就被张启山从尹新月那里要了回来,但始终是曾经带过尹新月手上的,他才懒得要,他垂下手腕,把手镯缩进袖子里,低声嘟囔到:“这就行了。”

 

张启山笑笑,扶着他起来:“夜深了,我们回家了。”

 

他摸摸齐铁嘴的头发,轻轻地在他的额头上烙下一吻,推着他进了门。

 

 

张启山忽然想起那个小兵说的话。

 

他和齐铁嘴认识了十多年,这十多年的时光,他们从来没有浪费过。

 

他们早就在一起了,或许是第一次见面,齐铁嘴冲他笑着点了点头,或许是第一次下斗,齐铁嘴吓得躲在他身后,或许是他从棺材里摸了手镯扔给他,他笑盈盈的顺手接住,或者是他从雪地里一脚深一脚浅的将他救出,或许是他被挂在自己堂口眼中含泪嘴角带笑的望过来。

 

远比他自己知道的要早很多。


-END-


感谢每一个看完这篇文的姑娘,终于完结了。

没有家国大义,没有惊心动魄,只想让他俩谈个恋爱。

其实说是失明梗,实际上很诈骗了,只不过是以这件事为个契机寻了个突破口而已。在我心里这俩是默契十足的人,但是默契多了,反而身份的转变很困难,只是想写无论在不在一起,实际上他俩都和从前没什么区别。总是很互相信任。

节奏慢、情感清水又矫情,每一个撑着看完的姑娘,真的感恩,爱我就写评论给我【不是,笔芯。

有想看的番外也可以提出来呀XD不过我是真的不会写肉【。

最后比一颗大心。感谢听我啰嗦这么多233

评论(29)
热度(4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