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八/一八】天道无常 07

失明梗,保证是治愈系。双向暗恋。

不知道什么时候更新,不保证质量。

OOC,OOC,OOC,写着玩。

没有看过原著,都是私设和BUG。

01  02  03  04  05  06

07.

 

离下斗之时没有几日,齐八爷这斗虽没下,准备工作却做了不少。一会儿差人从府邸拿了个小玩意过来,一会儿又从怀中掏出个符纸出来,张启山本就不信这些,自然是不收,他干脆转移目标全部塞给了张副官,也不管对方要还是不要。张副官捧着一怀有的没的,简直哭笑不得,他顺手掏出一个毛茸茸的东西来,实在是不太懂这玩意和下斗有什么关系。

 

那边齐铁嘴又踉踉跄跄的破门而入,手中还拿着一枚青铜铃铛,他抱紧了怀中的东西,冲他喊道:“八爷,小心脚下。”

 

“诶,知道了知道了。”齐铁嘴不耐烦的回嘴道,大概是在府上呆的时间长了,随意一跨就跨过了门槛,客厅里正在和解九爷商量路线图的张启山听到张副官的喊声后,抬起头来,直到确认齐铁嘴完完整整的进来了,才又重新低下头去。

 

张副官一只手扶住他,还要小心怀里的东西不要落下:“哎哟八爷,您不用再往这送东西了,我们也不一定用得着不是?”

 

齐铁嘴怒目而视:“用不着和用不到是一个理儿吗?万一呢?”他说着,将手中的铃铛推到他怀里,嘴里还念念有词道:“佛爷,你看你带出来的兵。”张启山没有搭理他,他一路用笔画着路线图,嘴角不自觉地带了点笑意,解九爷看了他一眼,就赶紧低下头来生怕闪瞎了眼。

 

张副官把怀里的东西放下,低声嘟囔道:“我们这是要下斗,不知道的人还觉得您是替出门的丈夫收拾东西的夫人呢。”他声音虽小,但屋子里的几个人都是耳力极好的,解九爷憋着笑假装没听到继续研究地图,张启山手中的笔在空中微微一顿。

 

就听到齐铁嘴气呼呼地回答道:“嗨,我说你这人……”

 

张启山终于开口打断他们了,他合上钢笔的帽子,不带任何感情色彩的说道:“好了,老八,闭嘴,也不要拿东西了,过来坐。”齐铁嘴这才停下来,嘴里不知道嘟囔了一句什么,却也听话的拔腿朝这边走过来,张副官害怕他跌到,伸出手来试图扶一下,却被他一手甩开,他自己放慢了步伐,往客厅中央的圆桌走去,摸到桌子就要坐下,张启山瞥了一眼,眼疾手快的推了推凳子,以保证他安安稳稳坐下。

 

齐铁嘴虽然不能亲身下墓,但是根据张启山所说的资料分析一下细枝末节还是可以的,他们坐在这里一讨论就讨论了半个下午,其中以齐铁嘴和解九爷说的最多,齐铁嘴说到最后,有点口干舌燥的舔了舔嘴唇,但他仍没打算停下来,继续道:“等等,佛爷,我早些时候给您算上了一卦,这墓啊,虽说凶,但肯定凶不过您这三昧真火,肯定是峰回路转、有惊没险的,但是您一定要注意了,此行禁水,一定要远离水源……”

 

他话还没说话,那边的张启山已经听不下去了,他干脆利落的从桌子上摸过栗子酥来塞到齐铁嘴嘴里,算命的剩下半句话化作“呜呜呜”吞回了肚子里,他还拍了拍手,一脸冷淡的继续看地图:“多吃一些。”

 

齐铁嘴有口不能言,气的用手在桌面上轻拍了一下,想他算命一向说半句、藏半句,这会儿好不容易打算全盘托出,却真的来了个说半句,他费了会儿劲儿吞下口中的糕点,正想开口,却听到张启山又问:“今日天已不早,九爷不如在府上用过晚膳再走吧,正巧兄弟们也有许久没喝过酒了,趁下地之前,一醉方休。”

 

解九爷刚想客气一下拒绝,却没想到却听齐八含糊不清的说道:“什么,姆行,多一人多一酸筷子呢。”他口中的糕点还没完全咽下去,张启山闷笑一声却也没有搭理,倒是解九转了性似的干脆回答道:“佛爷都这么说了,那我恭敬不如从命了。”

 

齐铁嘴更气了。

 

他们用过晚膳之后,又回到院子里喝酒。近来白日是冬日里最暖的白日,夜里的天气也是极好,深色的夜景里窥得到星辰,风也不似以往凛冽,三个人喝了烧酒,只觉得全身都暖和了起来。张启山惦记着齐铁嘴身体原因,让他喝了一会儿就伸手制止了,没想到拗不过他,也只能随他去了,只可惜一路提心吊胆,眼光总忍不住往他那里瞅两眼,也不知道是不是下斗前综合征,即使齐铁嘴去了方便,他也一路盯着背影看。

 

解九爷只想笑:“佛爷,佛爷,您这眼神可得收收了。”

 

张启山心里尴尬,面上却仍是不动声色,他替解九爷斟了一杯酒,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酒水都溢了出来,解九赶紧帮他把酒壶提高了些,他嘴上噙着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佛爷,您不要担心了。”

 

“我不担心。”张启山沉声说道,喝下一口酒来。

 

解九爷摇了摇头:“我啊,不是说这墓,我是说这老八。我看你啊,不是担心这斗,是担心你走之后老八没人照顾吧。”张启山瞥了他一眼,没有应答,摇晃着手中的杯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解九又笑:“你俩这,也真是有意思极了。”

 

张启山不知道他想说些什么,干脆什么都不应答,专心致志的对着手中的酒杯。

 

“这老八肩不能抗手不能提的,你就没曾想过,你每次下斗都要带着他,真心是为了算算风水测测吉凶?你啊,就是怕他在你不在的时候遇到什么意外。你看,你每次救了小八,他心里感恩戴德的,对你更仁义更缠着你了,下一次,你又更要对他负责,再救他一命,这好比滚雪球似的,何时是个头?”

 

张启山一口气饮完杯中酒,眉目低垂,看不出来表情:“我没想过。”

 

解九早就料到了这个答案,他嘴角噙着笑,在桌上一点:“佛爷,你想过没有,什么人会不计较这些?”张启山没有说话,却听这长沙第一聪明人一字一句的说道:“彼此相爱的人才不会。”每个字都掷地有声,解九笃定的用一句话作为结束:“你喜欢他。”

 

张启山压着他的声音回答道:“我不知道。”

 

他张大佛爷能只身一人单挑二十多名手拿大刀的日本武士,也能在政治场合谈笑风生运筹帷幄,在凶险的墓也毫不畏惧,只因为他一向对自己很有把握,他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能做到什么,唯独对于这件事——

 

他不知道。也不太想知道。他只想护齐八安全。这种念头相当于吃橘子之前必先剥皮,开棺之前必先多方位试探,它像个本能。将齐铁嘴护在身后,去哪里都带上他,不过是个本能而已。

 

齐铁嘴摸索着从台阶上下来,笑眯眯的问道:“哟,你俩说什么呢,这么热闹。”

 

解九抱了抱拳,笑道:“解九家中还有些事情,先行一步了,过几日地下见了,佛爷。”

 

“嗨,你这人,我还没喝够呢,走什么啊你。”齐铁嘴念念叨叨的说道,在空中挥了挥衣袖,见解九那边没了动静,只能郁闷的找了位置坐下来,和张启山大眼瞪小眼的面面相觑——话是这么说,不过能觑的只有张启山一个人而已。

 

府邸里的灯光又灭了一盏,估摸着时辰已算不早,张启山抬头看了一眼越发深沉的天色,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伸手拍了拍齐铁嘴的肩头:“时候不早了,老八,该回去了。”


齐铁嘴已有些微醺了,他没有戴眼镜,一双眼睛泛着水光,亮晶晶的,张启山有一瞬间的错觉以为他能看到,但是没用多久,齐铁嘴就向他证明了——他握着酒壶,壶嘴不知道斜到哪里去了,洒得满桌都是。


张启山不动声色的握住他的手,帮他把酒斟满,齐铁嘴满脸笑意:“继续,佛爷,咱好不容易喝一次,总得喝个痛快吧,还是,嗝,还是说您连这点酒都供不起了?”


他们晚上喝的实属不少,齐铁嘴好酒,其实酒量远比他好得多,只是他心里揣了心事,怎么喝都喝不醉,倒是面前的齐铁嘴越喝越起劲儿,拉着他从吴老狗家的三寸钉一路聊到陈皮新入手的几件古玩。


“佛爷,我跟您说,这湖中墓,可不是寻常玩意,这摸上来的明器,更是邪乎。”


他没有说话,只是盯着对方浸了水汽的唇发呆。


“我前些日子,去了狗五那里,嗨,他那只三寸钉,前些日子还只有三寸大小,这些天不知道怎么了,抱都抱不住,你说它这品种靠不靠谱啊。”


齐铁嘴喝多了酒,越发的多话起来,他的眼睛亮盈盈的,一如之前那个聊起天来眼睛都放着光的齐八爷,水光潋滟的嘴唇一张一合,隐隐的透了虎牙出来。


“诶,佛爷,别光我说啊,光一个人说话这可不叫聊天,这叫说书。”


大概是酒精终于上了头,张启山只觉得头隐隐作痛,他微微眯起眼睛,没有搭话。


那边的齐铁嘴有些急了,他伸出手来,着急的在桌上一摸,自然什么都没有摸到:“佛爷,您可别又拿我寻开心。”


院子里诡异的沉默了两秒钟,齐铁嘴右手用力的抓紧大理石桌沿,用力到指节都泛了白。大概自从目不能视物之后更没了安全感,他没有听到回答,还以为院子里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他微微闭上眼睛,沉声道:“罢了。”声音中有点委屈,却最终化成了个出口无悔的下下签似的。再睁开眼的时候,眼角都泛了红,他沉默的坐在原地,手渐渐松开桌角,握成了拳放回长袍上。


张启山上次见到他眼中含着泪的时候还是从矿山逃出来的那次,他怀抱着自己,嘴上说着“佛爷没事的”,把他按回怀里,张启山紧紧地盯着他,想把每一寸都刻到脑海里,他泛着泪光的眼睛、紧紧咬住的嘴唇、不安的眼神、用力的右手。


还有他怀抱他时,说的不要怕。


为了他的不要怕,张启山更不想让他怕,解九说的对,这像一条衔尾蛇,永远没有尽头。


他不想有尽头。


回应齐铁嘴的是一个吻,在他漆黑一片的视角里,那抹温热不断的向他靠近,那只手覆上他的下颚角,指腹温柔的蹭了蹭,呼吸拍打在他的脖颈旁,又酥又痒。那个声音说道:“不要怕”,既熟悉又陌生,似乎说过上百次,似乎又是第一次,他顺从的闭上了眼。


滑腻的舌头伸入他的口腔,灵巧的用舌尖轻轻的敲打着他的牙齿,他卸了力,呻吟从口中溢出,也不由自主的微微张开了嘴。张启山用舌尖汲取他口腔的每一处酒精,轻轻地舔舐他的虎牙,最后轻缓地退了出来。他并不温柔,牙齿不小心磕到他的下嘴唇,疼的齐铁嘴低声“唔”了一声,他这才放慢了节奏,手指轻巧的后移,一路划到后颈,像是弹奏一首失了声的钢琴曲。

 

张启山的另一只手绕到腰间,打算握住齐铁嘴放在他腰上的手,他忽然意识到——齐铁嘴的两只手仍是老老实实地放在膝头。这个场景异常熟悉。

 

他心里一颤,忽然明白这不是第一次。


-TBC-

虽然更的晚,但是爆了字数【。


评论(19)
热度(310)
  1. 哀家不吃玉米先生,算卦吗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