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八】上火[一发完/小甜饼]

赶在晚上剧更新之前发个小甜饼。

OOC,恋爱脑。

时间线按在14集之后。OOC都算我的。

01.

 

张副官心里苦,这张大佛爷从北平回来,不知道怎么跟吃了火药似的,动不动砰砰作响。

 

一大清早,早饭还没吃完,又气的甩袖子走人了,他刚从外面进来,看了一眼一脸懵逼的厨娘,厨娘抬头望天,又看了一眼还吃着饭的尹大小姐,尹大小姐嚼着饭,无辜的摇摇头。哎,得,又得小心伺候了。

 

张启山打北平回来,四个人变作了五个,从老远的北方拐了一漂亮姑娘回来,换了谁估计都开心的不行,但佛爷不知为何,火气更大了。散步的时候遇见一群抢劫的宵小,大打出手,操练的新兵掉了点链子,大骂出口。搞得一时之间府邸上下人心惶惶,大气不敢出,就连向来和他处的好些的齐铁嘴,也不往枪口上撞了——这一个月期间,竟然一次没来过府邸。

 

除了这尹大小姐,几乎每个人都被他呵斥过,就连五爷的狗都没放过。

 

张副官心里苦,明知长官吃了炸药,却无能为力。

 

02.

 

张启山巡逻回来,连大门还没有迈进去,就转身问一日没出门的张副官:“老八今日来过吗?”

 

这齐铁嘴也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从北平回来之后竟然一次也没有上过门。张启山派人去府上问,大多用今日不宜出门或者云游当做借口挡住了,十次碰了八次壁,还有两次不见人影,次数多了,张启山也懒得问了。就是每次得到答案,脸色都得又黑一层。

 

张副官替他拿着外套,摇了摇头:“八爷不在府上。”

 

“恩。”张启山倒也没说什么,虽说面色不太好看,但却也没暴躁出声,他脱下外套,拐了个弯就进了书房。尹大小姐正坐在大厅里吃糕点,这在长沙城待了每一个月,别的没干什么,倒是零食吃的干干净净,从太平街到坡子街,几乎每家小店铺都临幸过。她看到张副官,立马喜笑颜开道:“哎呀,副官,过来过来。”

 

张启山手里领着衣服,眉目低垂的站在跟前:“尹小姐有何吩咐?”

 

尹新月啃着糕点,看了一眼自己做的精美的指甲,欢快道:“上次那家糖油粑粑挺好吃的,你再给我买点呗。”她笑嘻嘻的说道,一提及吃的,表情就和十多岁的孩童没多大分别。

 

张副官低下身去,应了一声:“好。”转身欲走的时候又想到什么似的,补充道:“尹小姐,佛爷这天天……,也不是个事,您看您能不能,劝一下佛爷?”

 

尹新月剔着指甲里的糕点屑,一双眼睛笑成弯月:“我劝有什么用,你还不如找齐铁嘴算上一卦呢。”

 

03.

 

张副官转念一想,这佛爷莫名其妙的转了性,怕别是那次下斗沾了些不干不净的玩意,找八爷算算也好,于是瞒着张启山,私自去找过一次齐铁嘴。结局还是一样的,被齐八爷拒之门外,他折了个中,去找解九爷想想法子。

 

从北平回来不过一个月,日本人和陆建勋还没有多大的动静,老九门上下几个人到被张大佛爷折磨了个苦不堪言,解九爷本就有此意,干脆做了说客,亲自去敲齐铁嘴的门。这门倒是敲开了,齐铁嘴正坐在院子里赏花看书,见他俩推开门来,将玳瑁眼镜向下勾了勾,问道:“哟,什么风把我们解九爷吹来了?”

 

解九爷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从怀里掏出一黄布包裹的物什来,这还是前些日子和人下棋迎来的一包祁门红,被齐铁嘴眼馋了好久,他始终没有拿出来,这次有求于他,自然得有点诚意:“来,老八,找你算件事情。”

 

齐铁嘴一看见那物什,立马眉开眼笑,偏偏面上还要端着架子,故意一边慢条斯理的翻着书本,一面拖长了声音问道:“什么事情呀,我们老齐家三不算,一不算——”他这边话还没有说完,那边的张副官心急问道:“佛爷近里转了性子似的,特别暴躁,想求八爷算个卦,可别是被什么脏东西缠住了。”

 

齐铁嘴放下书本来,看了他一眼,嘴角还带点未散退的笑意:“就算这个?”

 

张副官点头道:“就算这个。”

 

“好嘞,看在小九这份礼物上,再怎么说也得帮佛爷算上这一卦,别急哈,让我看一眼。”齐铁嘴换了个姿势,将身子转向石桌的方向,从怀里掏出三枚铜钱来,往天上一抛,又稳稳地接在手里,按在桌面上。他推了推眼镜,煞有其事的对着三枚一眼就尽收眼底的铜币看了好一会儿,嘟囔道:“下离上离,同卦。一阴附丽,上下二阳,火。”

 

他声音又小,话说的又晦涩,张副官侧耳听了一会儿,也是没搞明白,刚想出声询问,就看见他笑眯眯的抬起头来:“这个简单。我看佛爷啊,这是欲火,你看,这尹大小姐啊在府上坐着,但人家又是大家闺秀,对于这佛爷来说,不就是看得见摸不着的火吗,只要佛爷把这生理需求解决了,我看啊,这火也就降的差不多了。”

 

他笑嘻嘻的解释道,倒是面前的张副官听得心惊胆战的,给他十二个胆子,他也不敢替佛爷张罗这事啊,他刚要出口,却看到解九爷皱了皱眉道:“老八,你可别乱生事。”

 

这齐铁嘴掐指一算,笑道:“我啊,这可不是乱生事,我这一天当中头一卦,一般都是准的不能再准了。这样,副官,我给你出个主意,你啊,把这尹大小姐灌醉了,送到佛爷房里去,这之后再怎么,都不归你管了,成就成了,不成啊,这水能克火,也能消掉大半。佛爷若是怪罪下来,你就说是我老八说的,怎么样。”

 

齐铁嘴还带着玳瑁墨镜,又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真的像有些仙气的模样,张副官心中信了大半,只觉得尝试一下也未尝不可,他答谢完齐铁嘴,急匆匆的出了门。倒是解九爷还坐在原地,一双浓眉狠狠地拧在了一起,叹了口气:“你就胡闹吧。”

 

齐铁嘴重新拿起书本来,嘿嘿笑。

 

04.

 

张启山从卧室里走出来的时候,外套还没来得及穿上,他结束完今日的工作,脱了衣服打算上床早些歇息,没想到刚躺下没多久,就被人抱了个满怀,软软绵绵的、还带着胭脂香气,不用看都知道是个女子。他吓了一跳,连滚带爬的从床上起来,赶紧弹了弹衣服,他张启山二十多年来从未如此惊慌过,这感觉比粽子亲了一口都可怕,他定睛一看,躺在床上的不是别人,正是那打北平城来的新月饭店的大小姐。

 

大小姐翻了个身,抱着丝质被子蹭了蹭:“副官,再来!”白皙的脸颊上两朵红云,一看就是喝多了酒的样子。他气得不轻,外套都没来得及穿就从屋子里腾腾腾的走了出来,刚出门就扯着嗓子大吼道:“张副官!”

 

“是,佛爷。”这张副官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不到一秒钟就出现在了视野范围之内。张启山拧着眉、薄唇紧紧地抿着,一看就是大怒之前的样子,他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只得低声问道:“佛爷有何吩咐?”

 

“这尹新月怎么在我屋内!”张启山问道,脸涨得通红,不知道是气的还是羞的。

 

张副官不敢抬头看他,支支吾吾了好一会儿才敢说这是齐八爷出的好主意,他说完话,再抬头看张启山,哪里还有张启山的人影,这张大佛爷瞬间消失在了院子里,连外套都没拿。

 

张启山站在齐府门口的时候,已经冷静下来大半了。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候,这个点没什么人烟,整条街都显得有点荒凉,他穿着衬衣军裤站在外面,还真有点不合群。他盯着门匾上的“齐”字看了半晌儿,握紧了拳头。这会儿冷静下来,虽然也觉得气,但更觉得冷。

 

他被齐铁嘴气得够呛,一腔怒火却又无从发泄。前些日子还好好的,自从新月饭店之后,这齐铁嘴不知道为何,一路都在用尹新月调侃他,嫂夫人也喊过了、传家宝也说过了、甚至还想出这歪招来,愣是把尹新月往他身上推。

 

最初那一路,他光心中想着这药和莫名其妙蹦出来的姑娘事情,不想失了礼仪,也确实没有顾得上齐铁嘴,再转身过来的时候,那人已经走远了。行李是他送过去的,本想趁机赔个不是服个软,没想到齐铁嘴连这门都不开,说是让他放在门外。他堂堂张佛爷哪受过这气,也干脆懒得过问这事,也只让下人去请过几次八爷到府上,哪想到都被他拒绝了。

 

张启山心里气得要命,面上却还要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生怕失了面子,这一来二去的,气都憋在心里,整个人都快要炸了。结果这齐铁嘴非但没过来服软,反而变本加厉的试探气他来了。

 

张启山心里明镜似的,他倒不觉得齐铁嘴那这事起哄是吃醋或者什么,这齐铁嘴从小还玩,此时此刻不过觉得张启山吃瘪被揶揄的样子格外有意思罢了。张启山站在寒风中,冻得瑟瑟发抖,手在门上按了好一阵儿,也没想好该不该敲这一门。他想了一会儿,越想越觉得自己没错,倒是齐铁嘴那副一面恭维一面喊着“嫂子”的样子让人格外不爽,他收回正欲敲门的手,转身回到大理石的台阶上坐下来。

 

他坐在那里,一只腿收在身前,另一只腿伸下台阶,因为冷,未免有点弓着背。

 

好你个齐八。

 

04.

 

得亏小时候在东北长大,还算骇得了冷的,不然这寒风中带了个把小时,饶是他身强体壮,也得有的受的。张启山坐在齐家大门前三四柱香的时间,还是没做好敲不敲门的决定,最后搓了搓几乎没有知觉的手,心想干脆走了算了。

 

他这边刚要走,那边齐家大门吱呀一声,自己开了。子夜都过了,一条街冷冷清清的,相比这个时候也不应该有人出街。他转过身去,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齐家大门口两盏红的发亮的灯笼,那是早些时候他陪齐铁嘴去买的,齐家算卦为生,在大大小小的细节上自然多注意一些,灯笼的摆放、颜色、图样都多有讲究,他和齐铁嘴在闹市里逛了许久,才找到合适的材料。

 

他们二人混迹在热热闹闹的集市之中,齐铁嘴一撇到些稀奇古怪的小玩意就抬起头来朝他笑着:“佛爷,你看这个。”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笑的弯弯的,本应看穿上下五千年的一双沧桑眼带着孩子气的笑意。

 

“佛爷,佛爷。”

 

“诶。”

 

身前的人喊了几声,他才从回忆里回过神来,搓了搓手臂抬起头来,这个点出门的除了齐铁嘴还能有谁,他穿的整整齐齐、暖暖活活的,手中还拿着一貂皮大衣,是几个月前张启山不小心掉在他府上的,唇角还带着些笑意,他伸直了手,示意张启山拿过去。

 

张启山不知道是被冻得,还是到这个点了困的脑子都不太清醒,竟然鬼使神差的眨了眨眼:“我手臂伸不直了,你替我穿。”他冻得两颊发白,嘴唇发紫,鼻尖和眼眶都是红红的,就着大红灯笼一看,还真有点可怜兮兮的,大概是因为冷,一向犀利又凛冽的眼睛竟有点雾蒙蒙的。

 

齐铁嘴叹了口气,认命的替他穿上大衣,他的手指一向比张启山低上几个温度,但这次张启山在风里冻得久了,体温竟然比他还低上一点,这会儿碰到了,竟然觉得对方的指腹温温热热的,张启山忍不住的就在他手指上蹭了蹭。齐铁嘴替他穿上外套,笑眯眯的望着他,也不说话,大概是等着张启山先开口。张启山缓了好一阵儿,才慢悠悠的说道:“八爷这热闹看完了?”

 

他齐铁嘴什么人,每日运势都不知道算得了几次,次次上门都能被他算了去,更不用说这一次了,他就存心看他张启山能在门口待上多久。

 

齐铁嘴凑得极近,正在帮他把领口的带子系上,从这个角度看过去,能看到他柔柔软软的发丝,和没被眼镜遮挡住的睫毛,和正欲开口讲话的一双红唇,张启山盯着他的嘴唇看了好久,听他笑道:“佛爷机智,什么都瞒不过您。”

 

他抬起头来,一双圆溜溜的眼睛里还带着笑意,张启山才不让他直起身来,手上一用力,就把对方用在怀里,齐铁嘴哪防得了这个,砰地一声鼻尖撞上他的肩膀,痛得他嗷呜一声叫出声来,伸出手来揉着鼻尖:“哎哟,我说佛爷,您可不带这么报仇的啊。”

 

张启山起先的面色还冷得犹如这深夜小镇,这会儿不知为何,嘴角噙了点笑意,替他揉了揉撞得通红的鼻尖,又问道:“我和这尹姑娘的热闹你也看完了?”

 

齐铁嘴装的一脸严肃,从两个人的身体夹缝中艰难的抽出手来,在空中凹了个造型:“让我算一算啊,恩,大概还能看上三个月零十二天。”

 

05.

 

张启山拿掉他的手,皱起眉来:“我不信卦。”

 

齐铁嘴撇撇嘴,还想再说什么,却又听那张启山说道:“你这卦算得不准。”

 

嘿,他这小脾气,平常怂没问题,他可不能扫了自己老齐家的尊严,他伸手按了按张启山的胸膛,刚想从他的怀抱里钻出来,张启山却又凑过来在他的耳边低声道。

 

“这火,得你降才行。”

 

 -END-

想了想在餐车时老八说的:“张大佛爷,这下可有好戏看咯。”感觉老八的所有助攻都是想看佛爷出丑,这么一想,再跳过所有BG戏份,竟然莫名其妙觉得有点甜。

开心点啦,tag里一片哀嚎,萌同人就是这样啦~

 

 

 

 


评论(16)
热度(723)